浙大1897校友论坛's Archiver

stronglion 发表于 2009-4-16 21:58

新版多收了三五斗(ZZ)

新版多少了三五斗(ZZ)


晚来了三五年(1)

    哈工业主楼前挤满了人,以至排队到了广场。人们都拿着一摞简历,填没人与人之间的空隙。招聘台就在队伍的那一边。朝晨的太阳光从雨答的明瓦天棚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楼外雨答下面晃动者的几顶博士帽。
那些博士帽大清早的坐共汽过来,到了主楼,气也不透一口,便来柜台前占卜他们的命运。“博士三千,硕士两千,没有安家费”,人事处招聘的先生有气没力的回答他们。
  “什么!”博士帽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06年前,你们不是给过10万块么?”
  “30万给过,不要说10万块。”
  “哪里有跌得这样利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各处的毕业生象潮水一般涌来,过几天还要跌呢!”
刚才出力挤车犹如赛龙船似的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今年实验顺利,文章够数,导师也不来作梗,正常毕业了,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课兆!
  “还是不要签的好,我们回家里等等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先生冷笑着,“你们不签,学校就没人了吗?各处地方多的是海归、海待,头几批还没找到工作,美国大飞机又有几批运来了。”
    海归,海待,美国大飞机,那都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不签那已经拿到手里的合同,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签呢?父母的赡养费是要给的,为了上大学,读研究生,吃饱肚皮,借下的债是要还的。
  “我们到哈工大去签吧,”在工大,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们,有人这么想。
但是,先生又来了一个“嗤”,捻着稀微的短须说道:“不要说哈工大,就是到哈工程去也一样。我们同行公议,今年的价钱是博士三千,硕士两千。”
  “到工大去签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工大比这里高一个档次,知道他们给我们多少门槛!就说达到他们的要求,哪里来的名额位置?”
  “先生,能不能抬高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抬高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这学校是有政绩的,你们要知道,抬高一点,就是说替你们白当差,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价钱实在太低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04年的安家费是3万,06年的安家费又到10万,不,你先生说的,30万也给过;我们想,今年总该比3万多一点吧。哪里知道没有!”
  “先生,就是去年的老价钱,10万吧。”
  “先生,读书人辛苦,你们行行好心,多给一点吧。”
  另一位先生听得厌烦,把嘴里的香烟屁股扔到走廊,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价钱低,不要签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并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多啰嗦做什么!我们有的是职位,不招你们的,有别人的应聘。你们看,公汽那边又来两批人。”
  三四博士帽从台阶下迈上来,博士帽下面是表现着希望的酱赤的脸。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的电脑包的肩背上。
  “听听看,今年什么价钱。”
  “比去年都不如,没有安家费!”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进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手里的合同可总得签出;而且时运所迫,只有签这一家大学。
 在职称高和低的辩论之中,在聘期长和短的争持之下,结果门口的人真个少了;博士帽朋友把自己的档案送进了学校人事处,换到手的是一份份合同。”
  “先生,给人事编制,正式的,不行么?”烫金的学历换不到烫金的编制,好像又被他们打了个折扣,怪不舒服。
  “烂校土鳖!”拿着鼠标的手按在办工桌上,鄙夷不屑的眼光从眼镜上边射出来,“现在都是人事代理,工资一个不少。我们这里没有人事编制,只有雇员编制。”
  “那末,换教师岗吧。”从合同行文上辨认,知道手里的聘书不是教师岗位的。
  “吓!”声音很严厉,左手的食指强硬地指着,“就是这实验岗位,你们不要,可就是要违约的?”
  不要这岗位就得吃官司,这个道理弄不明白。但是谁也不想弄明白,大家看了看合同上的公章,又彼此交换了将信将疑的一眼,便把合同塞进电脑包或者文件夹。”
  一批人咕噜着离开了主楼,另一批人楼外台阶上来。同样地,在台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赶走了毕业以来望着沉重的文章所感到的快乐。同样地,把党案送进学校,换到了并非人事编制的合同。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