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1897校友论坛's Archiver

xlin21cn 发表于 2009-5-13 15:14

江浙民间PE生态调查[转]

本报记者 翁海华 浙江 江苏 江西 报道

  

  “我已经在家待业了。”仅过了两个月,在记者再次联系虞宽祥时,其已经离开了创投行业。

  虞觉得没有前途。

  虞宽祥原供职的杭州长江创投,是在2007年随大流成立的浙江草根创投公司之一。资金规模不大,所投项目没有退出,没有品牌也没什么融资能力。“很难有发展空间。”由于有限资金已经在前期投资殆尽,“现在已经不会投什么项目。”作为项目经理的虞宽祥感觉失落。

  不过,不仅是长江创投,更大一些的民间PE也是多看少投或不投。“观望”已成为多数草根VC、PE的一种生活常态。

  上半年还处于疯狂投资的PE们,9月份开始突遇寒冬。和实体企业一样,草根PE也在筹划过冬。

  “没有品牌,没有资金实力,没有优良管理团队的民间PE,日子将会很难过。”现在整体市场估值下降,公司没有资金而丧失投资机会;IPO处于真空期,投资项目无法退出,公司不可能获得新生;管理团队没有增值服务,所投项目能否过冬亦是难题。

  大浪淘沙之下,此类的草根PE或将面临洗牌险境。

  1. 多看、慎投与减员

  仔细些,看得再仔细些。9月份之后,多看少投的心态在PE界流传开来,盲目疯抢项目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而一些PE、VC机构也开始主动或被动地减员。

  

  “还有个疑问,请问网站什么时候能盈利?”

  祝雪山又将一个问题抛了过去。这是10月中旬杭州市创业投资服务中心的一场项目秀,登台路演的是当地一家叫“新农门”的网站。

  按照网站CEO肖克文的介绍,新农门的未来比肩阿里巴巴。

  但来自浙江中大投资的祝雪山并不这么认为,作为PE不可能因为网站的一个idea就能投资,盈利是一个基础要素。

  同时关键的一点是,处于目前金融危机时刻,PE对项目投资是慎之又慎。而新农门属于早期项目,仅计划今年12月份当月盈利。“接触的VC有两三家,VC变得更谨慎了。”一个半月后,在记者再次致电肖克文时,新农门的股权融资依然没有落实。

  和新农门当天路演的另一项目,浙江兴友通信也遭到同样的冷遇。

  12月初,兴友通信总经理郭红菓告诉记者,公司的融资没有完成,VC、PE来过3次,但都没有达成投资协议。

  事实上,迫于大环境影响,新农门调整了融资策略。原融资计划是500万美金占新农门20%股份,现在是几百万人民币即可占10%股份,并希望明年第二季度再启动大一点的融资。

  但效果依然不理想。

  肖克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现在也没指望(完成融资),短时间内不可能有很大的突破。

  相比而言,推荐方杭州市信息化办公室更为迫切,新农门和兴友通信都是杭州市信息办推荐给杭州市创投服务中心路演的优秀项目。

  作为创投与项目的对接平台,杭州市创投服务中心于2008年7月16日正式揭牌,是杭州市政府改善创投环境、打造“天堂硅谷”的一个力推项目。

  据杭州市创业投资服务中心总经理赵弋介绍,截至11月27日,服务中心已发布40场路演,参与项目82个。

  其中的远传通信项目,已经获得杭州天堂硅谷集团投资300万人民币,同时政府跟投90万。另有3个项目已经有投资意向,包括杭州宏软计算机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获得安丰创投的明确投资意向,预计投资500万元;以及杭州朵朵股份有限公司获得赛伯乐的投资意向。

  但82:1的成功率,让服务中心有些意外。“创投机构的投资热情并没有原先设想的高涨。”要知道,服务中心成立后为成长企业的债权融资项目就有20个,融资资金4500万元,规模远高于股权融资。

  截至11月底,进驻杭州市创投服务中心的各类机构有61家,其中创投机构有32家,另外银行、担保公司和中介服务机构有29家。

  “平台的效果各方都认可,但(政府)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求有更高的效果。”为此,赵弋表示,服务中心将采取精细化运作,寻找好项目,选择对口的创投机构进行推荐。

  事实上,低成功率和当下PE投资热情进一步冷却有很大关系。

  进驻服务中心的杰邦创投就告诉记者,最近一直没有投资,“项目都是以前投的。”

  来自浙江中大集团投资有限公司的祝雪山也表示,大环境不好,最近看得多,投得少,倒闭企业太多,项目看得更加仔细。

  浙江中大投资曾投资三花股份(002050.SZ)和大东南(002263.SZ,2008年7月获得上市)。目前浙江中大仍然是三花股份的第二大股东和大东南的第六大股东。

  给当地PE带来投资寒气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今年下半年陆续开始的中小企业大倒闭,仅在江浙一带,三鑫、江龙、五环、加百利等几家企业先后陷入倒闭及其他丑闻,对浙江当地的民间PE震动非常大。

  杭州当地创投的项目投资经理车黎明也表示,当时看了一些企业,但都没有跟进,公司上半年投了一个项目,下半年就没有投。“目前投资更加慎重,更注重企业抗风险能力。”

  而通联创投的人士更是告诉记者,2008年一年公司就没有投资,项目没少看,但现在手上拿着资金最重要。“现在的VC、PE都处于观望状态,都在看企业能否撑过这个寒冬。过了这一关就是好企业。”

  这种多看少投,甚至不投的现象,不仅仅表现在浙江的民间PE身上,此前记者在采访一些国内知名PE时,大都投资人也都表达了类似看法。

  深圳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玮在10月份就曾告诉记者,由于环境不好,10月份东方富海就没有投资,手上尽管几十个项目在看,但会(比以前)谨慎得多。

  “PE大多在过冬”,陈玮表示,在这种环境下,PE要深挖洞广积粮,多做服务。

  而此时的政府引导基金或将发生更大作用。

  肖克文称,两家政府背景的投资机构对新农门产生了投资兴趣,一是泰邦创投,一是赛伯乐基金。泰邦创投是杭州当地的国资创投公司,隶属于财开集团,是杭州市政府引导基金跟进投资的主体之一。

  按照杭州市的计划,政府现阶段将有2亿资金用于创投,其中1亿资金用于项目跟投,另外1亿资金和知名创投公司联合成立基金方式参与投资。

  跟投方面,杭州市选择了泰邦创投和杭州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通汇创投作为两家对外投资平台(各5000万资金)。此前,通汇创投已经以跟投身份联合KPCB、清科创投投资了杭州的畅翔科技。

  稍早前,浙江泰邦创投也联合软银赛福亚洲投资基金和创业乾坤投资公司,分别投资了浙江太子龙文化传媒公司和浙江联众休闲度假公司。

  在阶段参股方面,政府在12月份将和深创投以及赛伯乐(中国)投资公司一起成立两只人民币基金,“按1:4放大,”每只基金规模为1个亿。另外与太平洋联合投资的基金还在等待之中(因太平洋是外资,审批时间长些)。

  据悉,在阶段参股方面,政府的资金不求回报,退出时只加银行利息即可,但新成立的基金大部分资金将投资杭州地区的企业,“比例比较高”。

  而看上新农门的正是赛伯乐新成立的人民币基金。

  12月2日和4日,又有4个项目在杭州市创投服务中心登台路演,分别是杭州优恒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杭州筑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浙江硕网电力科技有限公司和杭州山鑫水泥构件有限公司。

  2. 坠入Pre-IPO陷阱

  套牢,不再是二级市场的专有名词,在一级市场,由于企业的业绩“变脸”而面临难以上市的风险,投资退出变得遥遥无期。


  

  对于民间PE来说,最大的风险来自于其投资的项目。“投资后段的,特别是投资Pre-IPO项目的基金将面临严峻的考验。”

  “去年市盈率8倍以上投资的Pre-IPO项目,都会有风险,所有以PE方式投资的项目都有风险。”浙江海泰创新资本首席合伙人徐永红近日对记者称。

  事实上,去年底和今年初,正是VC、PE疯抢项目的高峰,当时项目投资市盈率普遍超过10倍。“有个别项目20倍都有人抢着投。”

  放眼目前国内二级市场,个位数的市盈率遍地都是,如目前宝钢股份的动态市盈率仅为5.7倍,招商银行7.46倍,大同煤业为6.07倍。

  截至2008年10月底,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的动态市盈率分别为12.5倍和13.8倍,而以2008年全年业绩推算的动态市盈率仅10倍左右。

  在二级市场迎来投资机会的时候,PE市场却进入了痛苦的折磨期。

  简单比较,在PE投资的Pre-IPO项目没有分红送配的情况下,10多倍市盈率的投资成本,即使项目上市,PE也很难获得应有的投资回报,甚至可能出现亏损。

  事实上,去年底、今年初PE进行项目投资时,正是国内企业效益最好的时候,业绩高峰和市盈率高峰都使得这些Pre-IPO风险凸显。

  “当时看上去很好的公司,但现在去看已经不那么好了。”一位杭州萧山的投资人士称,业绩下滑首先是一个致命因素,更有企业面临资金断裂,甚至破产。

  如宁波的金田铜业,几乎一夜之间,公司传出炒期货巨亏的消息。

  金田铜业创建于1986年10月,目前为全国品种最多和产能最大的铜冶炼、加工企业,是宁波本地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2007年销售额突破300亿元。

  就是这样的行业龙头企业,10月份传言其在铜期货市场上出现巨亏,创始人楼国强携款而遁。后在政府的支持下,金田铜业作出澄清,并有望走出困境。但公司的业绩出现下滑,10月19日,金田铜业在澄清时透露,公司截至9月底实现利润3.6亿元,前三个季度业绩相当于2007年的一半。而且有消息称,公司员工解散了近三分之一。

  金田铜业的期货变故,陡然间改变了其上市步骤。按照原先的计划,金田铜业准备于今年国内A股上市,2007年12月27日,金田铜业刊登了环保公示,并在今年3月5日递交了上市申请。

  同时,同为宁波当地的雅戈尔(600177.SH)在金田递交上市申请前的2月28日,出资1.332亿元向楼国强等多名自然人购买宁波金田铜业3.0453%的股权。

  但金田铜业的上市前景让雅戈尔的这笔投资蒙上阴影。

  12月5日,在记者致电金田铜业集团办公室咨询上市进展时,对方表示,对上市情况不清楚,随即挂断电话。

  事实上,金田铜业是典型Pre-IPO项目。“而且雅戈尔的投资正处于其业绩高峰和市盈率高峰阶段,投资机构都是冲着上市而去的。”据当时准备参与投资的一位创投人士称,金田铜业去年的业绩有7、8亿人民币,当时机构投资的市盈率在12倍左右,投资时金田的市值已经差不多有100亿。

  记者按照雅戈尔的投资获得的股份比例测算,彼时金田铜业的市值达到了44亿之巨。

  按照一些PE机构的测算,就算金田铜业能够上市,雅戈尔那么高的投资成本(假设12倍PE)也让其收益大打折扣。

  截至12月4日,已经上市的云南铜业的市盈率为16.3倍,江西铜业为7.3倍。同为铜棒材行业主要竞争者的海亮股份,其市盈率也只有15.6倍。

  而金田铜业还存在不能上市的风险。业绩下滑以及期货事件,势必对其上市能否获得证监会的审核产生负面影响。

  事实上,不光是雅戈尔,深陷金田其中的大有人在。

  记者获悉,浙江的民间创投代表——浙江华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红石投资基金,也参与了金田铜业的投资。

  据悉,当时红石投资基金本来没有投资机会,“做了工作才投进去。”

  红石投资基金成立于2007年11月,规模为1亿元人民币,基金投资方(LP)分别为奥克斯集团、永利集团、民生药业、方太集团和五洲新春集团,各出资2000万元。基金委托浙江华睿投资管理。

  浙江华睿因成功投资了水晶光电(002273.SZ)和浙富股份(002266.SZ)在浙江PE界声名鹊起,成为浙江本土PE的先锋之一。

  浙富股份于2008年8月6日正式上市,浙江华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浙江睿银投资基金和嘉银投资基金分别持有600万和400万股份。资料显示,华睿的投资时间为2007年的7月,投资资金为5500万元,也就是说,仅仅一年时间,华睿就成功获得高额回报。

  而在更晚一些时间上市的水晶光电(9月19日上市),嘉银投资基金也是在2006年12月才完成投资,当时投资330万元持有150万股股份。浙江华睿由此获得2007年度浙江本土创投排名第二的佳绩。

  事实上,随着PE、VC业在中国的“走热”,一些原来从事其他行业的公司,在近两年开始逐步转型“下海”,不完全统计,仅在江浙一带,从财务顾问转型做PE的,就不再少数。浙江华睿集团是其中的一个样本。

  目前,浙江华睿管理着包括嘉银投资基金、睿银投资基金、泰银投资基金、红石投资基金、蓝石投资基金与华睿并购基金等多个投资基金,管理资金超过11亿。投资项目超过14个,包括贝因美、康盛股份、金帆达生化、赞成科技、中欣化工等,仅2007年的投资项目就达到10个。

  而红石投资基金在成立不到三个月,就投资了金田铜业和北京蛙视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目前红石基金已全部投完”。

  但金田的项目无疑给浙江华睿敲了警钟。事实上,金田一旦无法上市,红石基金的该笔投资将面临损失。

  同时,北京蛙视也因为创业板的迟迟不见推出,而面临退出难题。

  浙江华睿董事长宗佩民此前曾坦承,本土资金集中于Pre-IPO项目,导致竞争非常激烈,即使很高的成本都会投资。

  而业绩下滑,已经是整个市场的普遍现象。陈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许多投的企业没有原先预计的好,去年抢着投Pre-IPO项目的基金今年可惨了。

  陈玮坦承,东方富海也投过Pre-IPO项目,当中将有1/5的项目会受到影响,同时其认为市盈率超过10倍的投资会有潜在问题,“我们最高的一个也接近10倍,还好今年利润指标完成预期”。

  通联创投的人士称,普遍的现象是,一般的企业都是从今年第三季度开始出现业绩下滑,通常下滑30%,第四季度将更为严重。

  “2008年亏损,前面几年就是白干。”杭州当地一位投资了Pre-IPO项目的人士担心,因亏损而达不到三年连续盈利的要求,项目IPO将变得遥遥无期。

  3. 从“VC的PE化”到“PE逐渐VC化”

  国内还是国外,上市之地的选择难倒了VC、PE,退出迷茫让创投无所适从,Pre-IPO项目不再是PE们的首选,回归本真,投资早期项目降低风险成为创投机构的共识。

  事实上,对于Pre-IPO项目,退出问题成为PE投资成功与否的关键。

  一方面国内上市需要排队等候,“两三年时间一晃而过”。另一方面,欧美国市场处于金融动荡,短期内IPO的可能性很小。

  国内还是国外?在投资和融资阶段,PE、VC和企业方,都必须做好“两手准备”。

  国内A股市场自从9月25日华昌化工(002274.SZ)登陆深圳中小板之后,新的IPO项目一直没有开闸。据悉,已经获得证监会审核但是尚未发行的上市公司多达36家,其中就包括中国建筑以及光大证券、招商证券等大盘股。

  受金融风暴影响,当中的一些企业业绩出现大幅下降。市场不断有传言,某某企业因业绩问题和时间问题而面临重新过会的可能。

  坊间有传闻称,对已经过会的几家企业,证监会也建议其考虑放弃上市。同时,目前国内企业等待“过会”的还有300多家,庞大的上市队伍让国内企业上市有如同挤独木桥。

  近日,无锡一家科技公司告诉记者,鉴于目前国内上市的难度,公司准备调整上市策略,选择到海外上市。

  “原先已经和国内PE签订的投资协议不得不推倒重来,(需要)找国外的投资基金。”

  但在美国,IPO停滞的时间却更长。从8月8日至今,美国股市已经连续四个月没有IPO的踪影,创下了近30年最长期限IPO“零蛋”的纪录。来自美国风险资本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仅有一家风险投资支持的企业成功上市,而前三季度,仅有6家创业公司成功上市,另有28家企业因金融危机已撤回了上市申请。

  金融风暴影响的遥遥无期,让国内一些准备到美国上市的企业也开始望而却步。

  “已经影响到了恒力集团的融资计划。”12月初,参与恒力集团私募的汇富东方创投公司执行董事余秋池告诉记者。原本计划到美国上市的恒力集团,因为考虑到美国的现实状况,融资计划一再变更。从原先设定的6月份完成私募,等到10月份,再到现在的12月,恒力集团的PE融资不断延后。

  “还要评估一下,哪边上市最有利。”余秋池称,不同的上市之地,企业就需要有不同的股权架构。据称,一家国外的投行系的PE,正准备投资恒力集团。

  事实上,国内企业到国外上市,会受到国内商务部颁发“10号文”的限制。目前投行流行的做法是,企业在开曼等地设立空壳公司(上市主体),通过收购或实际经营国内企业的资产,从而成功获得上市。此时,PE机构将投资位于开曼等地的上市主体。

  但企业选择在国内上市,PE就直接投资国内公司即可,“两个市场互不相通,做了国内架构,只能在国内上市,而做完海外架构的企业再回来也非常困难”。

  资料显示,坐落于吴江市盛泽镇的恒力集团是我国化纤行业的新生力量,现有60万吨/年的涤纶长丝生产能力,产品主攻高档化,主要包括半消光细旦超细旦纤维、吸湿排汗功能性纤维以及超亮光纤维。

  记者在上半年获得的资料显示,恒力的净资产达到17亿,净利润有五六个亿,已经吸引摩根大通、JP摩根、高盛、瑞银、花旗、贝恩等海外PE的投资意向。

  浙商创投一位人士也对Pre-IPO项目的退出表示了担心。按照介绍,2007年11月才正式成立的浙商创投的投资大方向就是Pre-IPO项目,50%-60%的资金投资于Pre-IPO的企业,20%~30%投资扩张期、中期项目,10%投资种子期项目。

  此前,浙商创投已经投资4500万元人民币入股云南路桥,云南路桥选定国信证券为上市保荐人,积极筹备上市工作;同时以3000万人民币投资北京赛迪时代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也在华泰证券的辅导下,即将启动上市计划。

  但目前的IPO环境中,企业上市变成未知数。

  这种情况,对PE是个灾难,对VC却可能是个机会。浙江产交所董事长颜春友认为,VC投资早期,二三年后方能看到效果,现在的市场对其影响不大,相反能在低价位获得投资机会。

  陈玮也表示,“现在只能投资VC项目了。”可以投一些受行业周期影响小的项目,如消费类的企业、互联网和早期技术导向的公司,以及网游项目等。“现在需要沉下心来做点实在的事情,通过服务帮助企业一起成长。”

  事实上,很多创投公司纷纷往VC方面靠拢,投资项目越来越早期,“回归创投本真,现在投资,过几年退出时,二级市场会处于较高位置,回报率才能更高。”

  海泰资本徐永红认为,创投本身就要投早期项目,成功的VC项目才有投资成就感。

  擅长投资后期的浙江华睿也在12月初,通过旗下基金杭州上城泰信创业投资正式对英飞特电子(杭州)有限公司实施战略投资,这是浙江华睿在市场低迷、宏观形势复杂情形下投资的一个项目。

  英飞特电子属于电源研发型企业,致力于高功率路灯电源、适配器、医疗电源等领域的技术开发,成立于2007年,是典型的早期项目。

  许多PE的另外一个方向是转做并购基金。

  据了解,为了配合浙江企业利用当前资本市场低迷机会实施战略并购,华睿投资已经成立了两个亿的并购基金,为战略并购方提供并购支持。

  事实上,早在2007年底,亚商投资就已经在筹建并购基金,“全流通后,二级市场的并购机会很多”。

  4. PE洗牌:剩者为王

  

  两年的“PE大跃进”,导致目前的PE业鱼龙混杂泥沙俱下,随着金融危机的渗透,LP承诺资金不到位、项目不景气、GP逃跑,PE的问题层出不穷。洗牌在所难免。

  

  PE、VC业中一些高达几十倍甚至数百倍的投资回报项目,已吸引不少的民间资金向这个行业聚拢。

  “杭州市的创投公司大部分是最近两年成立的。”杭州市高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许宁介绍,此前杭州市创投公司只有浙江省风投、杭州市高投、天堂硅谷以及万向创投4家,现在已经多达200多家。其中很多是实业企业投资成立的PE公司,而且绝大部分是民营企业的资金。

  如绿城控股投资成立的浙江亿都创投,注册资本1个亿,致力于Pre-IPO投资,首单投资的浙江亚厦装饰股份有限公司已正式向中国证监会申报上市材料。

  号称浙江本土最佳创投的浙商创投也是由传化集团、喜临门集团、惠康集团等12家浙江民营企业投资组建。

  包括万向集团、横店集团和传化集团等浙江传统大型企业都开设了自己的创投公司。

  两年间,各种民间创投机构如雨后春笋。

  在萧山一个区就浮现出20多个投资机构。在诸暨一个小小的店口镇,仅今年上半年就有6家创投公司成立,资金规模超过10亿。位于店口镇的两家上市公司盾安环境(002011.SZ)和海亮股份(002203.SZ)都成立了自己的创投公司。

  盾安环境的大股东盾安精工集团成立了鼎信创投,另一大股东盾安控股集团成立了如山创投(注册资本3个亿,目前已投资了“郑煤机”等项目);同时,盾安环境和海亮股份共同成立一只泰银投资基金,并委托浙江华睿管理。

  看看浙江华睿旗下基金的LP们:包括海越股份、盾安控股、奥克斯集团、永利集团、胡庆余堂、文广投资、宁波方太、民生药业、祥生房产、立元集团、九鼎投资等浙江著名企业。

  在温州,民企进军创投的热情近年来急剧上升。

  目前温州6000亿流动资本中,有1500多亿资金正浩浩荡荡地进入创投领域。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介绍,2007年下半年开始,温州资金开始介入创业投资领域,以当时的东海创投为代表。

  周德文向记者推荐了三家当地创投企业,分别是林阿信成立的首华创投,温邦彦成立的温商创投以及胡旭苍成立的环亚创投。周德文认为,温州企业成立创投公司有地缘优势,温州地方资金多,基金的募集上有优势,规模容易做大。

  温州当地最大民企之一的正泰集团也相继成立了蓝衫创投和云杉投资管理公司;神力集团携手温州飘蕾服饰成立了温州国瑞创投。

  神力集团将其创投机构设在了温州财富中心,同在这一大厦办公的还有通泰投资和环亚创投等,财富中心也成为温州创投的聚集地。

  而杭州的公元大厦却是名副其实的创投大楼,大楼常驻有30多家PE机构,包括浙商创投、浙大创投等都在其中。


  不仅在浙江,苏州市也在2007年一下冒出20多家正式备案的创投机构。

  不过,上述的很多民企都是盲目赶潮,本身并不具备创投经验。当时也闹出过很多笑话。

  如今,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实体经济受到影响时,“LP承诺资金不到位、项目不景气、GP逃跑”等等,民间PE的各种问题接踵而至。

  民间PE的洗牌也在所难免。

  “那些没有资金实力和不能提供增值服务的PE都面临淘汰。”车黎明表示,非专业的VC、PE对一级市场是有害的,这些PE由于投资业绩不好,将产生亏损,后续就融不到钱。

  在记者采访中,杭州长江创投的一位项目经理告诉记者,自己已经离开长江创投,“原因是看不到希望。”

  据悉,长江创投的资金实力并不雄厚,只有五六千万,前期的投资项目已经将资金投得差不多,后续资金跟不上,项目看好了也没用。这位项目经理称,基金前期投的一些银行股,加上国内IPO的难度,项目退出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市场上规模不大的基金非常多,车黎明称,民间资本完全可以投到专业的PE中去,而不是自己玩。

  上述项目经理也表示,小的VC、PE机构由于没有品牌效应,从而没有市场融资能力,有钱就投一单,没钱就等着退出,根本没有发展壮大的空间。

  而管理团队对基金也是至关重要。据悉,温州一家没有团队优势的基金,成立了半年还没找到项目投资。

  同时民企作为LP,本身企业面临资金紧张的压力。记者在采访中就获悉,已经有一家深圳的创投公司其投资方提出转让股份,以解企业本身资金的燃眉之急。

  与此同时,很多中介机构也开始转型。“邮箱突然一下子少了很多邮件,以前这种项目推荐信很多。”11月底,联想投资的人士如是称。

  大浪淘沙之下,民间PE或将回归理性。

  5. 抱团突围:春天还有多远?

  集聚智慧,取长补短,抱团成为PE自身在寒冬中突围方式之一。冬天来了,春天还有多远?

  

  全球经济增长速度的放缓,同样带来了项目估值的回调和投资成本的下降。

  “机会不是没有。”有些项目都是6倍以下的投资估值,更有企业家主动下调。对于VC、PE而言,在危机中发现项目,低成本参与投资更有可能获得成功机会。

  参考国内深创投的成功案例,大都是在当年创业板推出夭折和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依旧存活的企业,而且投资成本非常低,这也成就了其近年多个项目退出获得50多倍回报率的骄人业绩。

  如今,寒冬再临。

  企业家的融资心态也悄然发生变化。上述恒力集团的私募价格,其估值也从原先的10倍市盈率,调到现在的6倍左右。

  但关键是在寒冬中,VC、PE如何保证自己不被“冻死”,还能帮助别人。

  “抱团”成为PE共渡难关的方式之一。

  10月底,首华创投董事长林阿信与深圳东方汇富创投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阚治东正式签署合作协议,成立东方首华温州基金。据悉,东方首华温州基金的规模将达到10个亿。

  阚治东此前表示,温州有着大量的民间资金,这些民间资金需要找寻一个投资出口,选择与温州基金合作,更好地为做大东方系基金储备投资资金。

  而东方汇富有着丰富项目储备和管理经验,首华可以在合作中选择更好的项目和投资机会,双方的结合是优势互补。

  这种联合体,也同时出现在杭州。

  10月16日,浙江产权交易所牵头并联合浙江省内以及上海、深圳等地11家创投机构组建了“浙交所-浙江投资联盟”。目的就是集聚大家的智慧抵御金融风暴,降低单个创投机构的投资风险。

  据悉,该联盟初始可投资金额高达20亿元。

  资料显示,“浙江投资联盟”的成员包括杭州士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精功集团、上创信德投资管理公司、上海华策投资有限公司、上海盛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华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浙江产权交易所、浙江国大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华日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浙江银通担保有限公司、上海万丰奥特投资有限公司和通联创投。

  浙江产权交易所董事长颜春友告诉记者,联盟的成立使得投资机构之间形成合力,发挥各自的优势,形成投资规模效应。

  单个机构或单个自然人投资具有信息不对称、规模做不大等缺点。而投资联盟通过加强各成员之间的相互交流,共同进行项目分析,提升对项目的判断水平,取长补短,提高投资效率。

  参与联盟的一位投资者称,尽管投资联盟是一个松散型的联合体,但困难时期,对公司投资的项目判断和项目储备上很有帮助。

  记者了解到,在民间,这种共同调查项目、联合参与投资规避风险的方式已经悄然流行。

  另一些民间PE,则选择了更为灵活的方式,保住已有的现金的投资价值:进入二级市场炒股。

  “二级市场流动性比一级市场便利,且目前许多好公司的估值已经跌进谷底,甚至比一级市场的私募融资的估值还要低。”一位以“投资公司”名义开始炒股的PE管理人告诉记者。而对这种与当时PE融资目的承诺相违背的“出位”动作,许多民营企业LP也表示能接受,这些民营LP,更多在乎的是“能赚钱”的结果,而非过程。

  事实上,在1998年前后冲着“创业板推出”而成立的一批中国早期的风险投资公司,在创业板迟迟不推出的情况下,也曾试水该行去“炒股”,但最终结果,却是“输多赢少”,而今谁又能赢,还很难说。

zhangying037 发表于 2010-6-12 18:29

民间资本没有足够的投资渠道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