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浙大回忆之往事如风


浙大回忆之往事如风


算起来,毕业已有5个年头了,作为一个浙大学子,居然没有回过母校一次,实在惭愧地可以。

也怪,随着年龄的增长,感情倒是丰富了起来,越发有些多愁善感了。“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一个人独居一室,夜深人静时,常常会想起浙大四年的点点滴滴,夜阑梦回时,也许还会泪湿枕巾。呵呵说笑了,不过回忆却总是新的。

  我是91级入校的,跟现在单位里一些年轻同事比起来,常常是我前脚走出校门,他们后脚才踏进来,多少会有些“代沟”,要是跟现在大学里那些芸芸学子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时代啦。

  感觉中那时的浙大民风还算淳朴,学风也算勤勉。校园打架闹事的都少见,也就食堂里气氛偶尔紧张一点。自习室里倒是常满的,尤其是考试前。刚上学那年还搭上了福利社的末班车,每年过生日时都有个小蛋糕,放假回家还有糕点,逢点事就加餐。特别喜欢食堂里5分钱的小馒头,5角钱的大排,特香!可惜所有这些很快要么涨价,要么渐渐消失无影踪了。

  其实我那时候生活得挺“郁闷”(这好象是现在高校最流行的词汇之一)。没钱又没女朋友,平时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一到周末就心慌慌。看着宿舍食堂里兴高采烈的饮食男女们,有点酸葡萄的感觉。只能去三食堂看看通宵录相,要不就躺在床上听音乐。那时杭州一下子冒出了好几个调频电台,象西湖之声、经济广播电台之类的,节目倒也挺丰富,一天到晚地放歌。印象挺深的主持人之中一个是古永华,嗓音特深沉特有磁性的那种,也特讨小丫头和中年妇女的喜欢。况且此人十项全能,既能主持“金手指”这种庸俗腻味的电话竞猜节目,也能深更半夜地主持音乐欣赏点评之类的雅节目,还特喜欢把自己的感受加进去,挺煽情。那时我经常吃完晚饭就打开RADIO ,一直听到深夜两三点钟。虽然他对我现在的多愁善感症多少得负点责任,不过还是打心底认为他是杭州最好的电台DJ. 再有一个是姚洁,不知“欺骗”了多少无知少男的眼泪。她主持的“孤山夜话”恐怕是国内最早的电台聊天节目,好象还上过中央电视台。记得那时我们班上的团支书是个天津人,还是特正派特纯情的那种,对她颇为着迷,半夜1点多钟跑到楼下的公共电话,好不容易才打进去,一口一声“姚姐姐”,倾诉大学生活的苦闷。姚JJ用她那甜美的嗓音安慰开导着小DD,据说团支书兴奋得一晚上都没睡着,可惜第二天苦闷依旧。看来大学那种独特的生活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的,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吧。

  还好浙大四年还有点别的爱好,比如打网球。网球是浙大开展最好的一项运动,倒不是光因为大运会上拿过多次冠军,而是因为群众普及工作做得特好,早已深入人心,不用愁后继无人。按说浙大的网球场数量应该是全国数一数二的,无奈仍然是僧多粥少,下午课上完时所有的网球场已经人满为患,甭管球技多烂,一样生龙活虎。而剩下的练习墙大都被那些新生弟弟妹妹们占领了,密度如此之高,以至于不但要提防来球,还得当心被旁边的球拍击中,危险程度不亚于枪林弹雨。最可气的是校网球队,每周都要训练好几次,一会沙场一会水泥地的,一来就宣布清场,整个一个赶人没商量。印象中那些男队员大都高大英俊,其中一个还是本专业的师兄,据说入校时是排球特招的,结果此兄身兼校排球队、网球队、足球队、田径队主力,差点没一窝端。每当此君现身时,围观的一群小MM都兴奋不已。令得我辈望球兴叹,体育这玩艺还真得有天赋。不过女队员都不敢恭维了,本来也有一两个高大苗条的MM,但是打得好的清一色都是又矮又胖,估计是网球需要一定的力量吧,总之网球队的MM一般人不敢碰的,想想一个时速100公里的网球迎面击来,还不死伤无数?呵呵又说笑了,但愿不会有MM找我麻烦。话说过来,我去球场练习的时候,不时也有新生小MM前来请教,印象中还有个身高175 ,苗条可人的PLMM,可惜小生天生害羞,又觉相形见绌,草草几下打发了事。回想起来真是悔之晚矣,如果顺藤摸瓜,甜言蜜语,兴许哈哈别做梦了,我的大学时代命中注定没有女孩吧。

  时常有些学生家长一跑到浙大,就惊呼“浙大好大”。但自从我见识过如华中理工这等大得恐怖的学校之后,就大不以然了。不过小点也有小点的好处,一则秀外慧中,二则至少吃饭上课绝无驱车前往的必要。 

其实浙大究竟有几个校门,我到最后也没弄清,常经过的也就是正校门、后校门、小桥门,反正从正校门走到后校门也就十分钟的脚程。正校门乃是大学之门面,多少得气派一些。浙大的正校门却是平实之极,上书的四个大字也是四平八稳,粗看也就是小地主私宅的放大版。不象武大之类搞个不古不今、花里胡哨的校门,看起来跟山门似的(绝属个人观点,不代表网大意见)。倒是门前立着个大牌子特醒目的,上面竺校长的“醒世恒言”也很有些年头,每当看到“诸位到浙大来是做什么的”,心头都会一惊:反正不会是打家劫社吧。(又说笑了)至于浙大的后校门很大程度是留给彻夜不归的同志们。因为大门常常是关的,只在旁边开了个比狗洞稍宽的小门。最见鬼的是连这小门有时也会关!所有又多了几次翻越铁栅栏的经历,其紧张程度不亚于二战特种兵,因为有校卫队把守。而小桥门内靠游泳池,外临护校河,是七舍诸君出入之捷径,更是我等奔教工食堂的必经之路。前日听说有校友在此处被撞成重伤,无限同情之余不禁感叹吃饭也有生命危险啊。

  在浙大呆着,植物园是不可不去的,因为这地儿是逃课的好去处(呵呵)。躺在柔软的草坪上,晒着懒懒的阳光,呼吸着林间新鲜的空气,不可不谓是种享受。若是又得MM相伴,红袖添香,那可算得上人间第一享受不过据说晚上的植物园可不太平,情侣遇劫的报道也不少,万一乱闯说不定还会碰到少儿不宜的内容别想入非非哦。晚自习后倒有一个更好的去处,那就是西湖的苏堤。那时常骑自行车绕着西湖边瞎转,累了就停在苏堤上,在石椅上一躺,湖边宁静地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还有种混着青草的泥土味,甭提有多惬意。

  浙大背靠着老和山,可以直达灵峰和北高峰。教七后面有条上山的捷径,吃饱了饭没事儿干的学子们常拿登山当热身运动,还早晚皆宜。待到登顶之后,可以鸟瞰浙大全貌,颇有一览众楼小的感觉。腊月时节正是灵峰梅花怒放的时候,冒着早春的清寒,来到梅庄赏梅的人可不少。这里的梅花稀疏错落,点缀着被严冬蹂躏过的草地。几个朋友坐下树下一边打牌一边赏梅,清幽的梅香沁人心脾,实在是悠闲得可以。  

  校内倒无甚风景可言,图书馆前的大花坛在春满校园的时候越发繁花似锦,在竺可桢和maozuxi像前留影的人总是很多。四食堂前面的白玉兰开花的时候,也总是引吸不少人驻足。邵科馆和欧阳馆前的绿草地是情侣们的风水宝地,以至于后来成为校卫队的重点巡逻地点。最喜欢女生宿舍前的那条法国梧桐的林荫道,在昏暗的灯光下和小女生散步,总难免要想入非非。不过那时的我也就饭后一边在校园里乱转,一边吼着黑豹的“无地自容”,浪漫却是一点不懂的。哎,这可谓人生最大的憾事,如果有旧梦重温的机会,一定要补上这一课。

  好了,浙大故事一时半刻是说不完的,说不定出本书能把《北大故事》比下来去。而我呢,还是回家继续痴人说梦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