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浙江四校合并动因何在?

本帖最后由 stronglion 于 2009-1-9 00:31 编辑

被称为我国高教界今年令人瞩目的大事之一———

浙江四校合并动因何在?(背景新闻)   本报记者田泓

  浙江省四所大学———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浙江医科大学合并组建的新浙江大学,将于9月15日正式成立。这件事被称为是今年中国高教界令人瞩目的大事之一。其意义之“大”,不仅因为合并后的新浙大是目前我国学科门类最齐全、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大学,更因为人们期望通过它的成功,为高校管理体制改革提供“强强联合”的新模式。

  近年来,我国高校间的合并大多为“弱弱联合”或“强弱联合”。前者通过几所同一部委或地方所属院校的合并,体现综合优势;后者由一所名牌大学“领衔”兼并几所同类型同学科的院校,实现规模效益,即所谓“同济模式”。

  新浙大则是首次将几所规模相当且都有较强基础的高校合并,其意义正如该校筹建小组组长张浚生所说:“关键不在于扩大规模,而在上水平,在更高层次上发挥综合优势,以办成一所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一流大学。”

  合并前的浙大为教育部直属重点大学,杭大、浙农大和浙医大为浙江省重点大学,4所大学已相继通过国家和地方“211工程”预审。合并后的新浙大学科覆盖了除军事学外的所有11大学科门类,拥有在校全日制学生3万余人,教职工1万余人。筹建小组副组长潘云鹤说,合并不是简单的相加,而应该起“化学反应”。

  新浙大面临的最大机遇是多学科组合,为一批优势学科群的生长、强化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广阔的空间。在学科设置上,将打破传统大学的布局框架,按科学技术发展的大格局来建立学院。比如,原四校都有的生命学学科,联合交叉起来就呈现出一种非常独特的状态:浙大和杭大在基础研究上有很强的力量,医大和农大则在应用方面颇有建树,这样就形成了独具的配套成龙的优势。学科渗透还会催生出新的优势学科,如计算机领域的人工智能、心理学领域的认知科学和医学领域的神经生物学研究相结合,就形成了完整的脑科学研究链。浙大的合并虽然刚刚开始,强强联合的优势却已显现出来。今年的博士点申报,原来各校单独申报时都有一批学科未通过,四校联合申报后一举通过,增加数比前十年增加的总数还多。现在,学校共有106个博士点,仅次于北京大学,列全国第二。

  在人才培养上,新浙大也将利用这种优势,培养一批有深厚基础,既精通本专业、又兼跨多学科的人才。学校还将逐步扩大研究生比例,真正实现“综合型、研究型、创新型”的办学目标。

  通过强强联合打造的“航空母舰”,会不会因过于沉重而无法远航?张浚生认为,四校合并肯定会有磨合期,这需要通过学校的有效管理来解决。新浙大将保留四校现有的5个校区,但各校区不再具有对人、财、物、教学和科研方面的管理职能。新浙大建设的国内高校最大的校园计算机网络,将使实现四校统一管理和资源共享成为可能。同时,一条贯穿于各校区间的公交专线也将于近日开通。

  (本报杭州9月8日电)
《华东新闻》1998-09-09第2版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没人说这不是好诗。但是杜甫也写过大白话:林热鸟开口,水浑鱼掉头。

TOP

浙大校长潘云鹤谈高校“合并浪潮”

各地高校的“合并浪潮”,将对大学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先行一步的浙江大学,四校合并已历两年。校长潘云鹤最近向记者细述了自己的感受——

浙大校长潘云鹤谈高校“合并浪潮”

包蹇


  近几年,各地高校兴起一股“合并浪潮”。校园里的“兼并重组”究竟对大学的发展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无疑吸引着校内外无数关切的目光。
先行一步的浙江大学尤为引人瞩目。由原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医科大学、浙江农业大学合并而成的这所新大学,在当时被称作全国学科门类最齐全、办学规模最大的一所综合性大学。如今,四校合并将近两年,浙江大学校长潘云鹤开始向记者回答这些疑问。
合并的关键是确立更高的目标。一个大学要往低水平办,很容易;要往高水平走,却很难
大学的合并本已很难,而浙大还有自己的“特殊情况”,潘云鹤说。
首先,合并的目标是建立高水平的大学。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将新浙大的办学模式归入到研究型的办学方向来,工作增加了难度。
其次,四校原属于同一母体,1952年院系调整后,分属两个系统,原浙江大学属教育部,目标是世界一流的著名大学;其它三所属于地方政府,强调为本地服务,譬如多招本地生源。新浙大要满足两方面的要求。往研究型大学方向走,就要增加研究生的数量。潘云鹤说:“我一直讲浙江大学要在更高层次上服务于地方。多招研究生,地方不吃亏。”
潘云鹤肯定“并校”对创建和发展研究型大学极具积极意义。因为现代学科的发展,并不是单学科的发展,而是系统互动的过程。四校合并后,新浙大学科的生态环境和系统优势得到优化,有助于几年内使若干学科冲到世界最前沿的位置,并且通过不断强化多学科、强学科的优势,带动整个学科水平的提高。
但是,不同学校不同文化的融合又极为不易。“大学合并后,往往是三种情况:一是发挥了高水平文化的带动作用,这可以表现在各项办学指标的上升;二是反之;三则是不同文化在‘打架’,这会大大增加高校合并的成本。现在,国内‘并校’后‘打架’的为数并不少。”潘云鹤总结说,“一个大学要往低水平降,那太容易了;要往高水平走,却很难。”
新浙大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怎样向更高水平迈进。
就近两年的情况看,比较成功。合并一开始,新浙大就突出了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往研究型方向发展。
潘云鹤认为,众多大学不能在同一平面做事。就像培养计算机人才一样,有的大学培养的是编程员,而浙大这样的研究型大学就要培养更高层次的系统分析员。一所大学是重于为大众提供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还是重在引领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层次定位不同,发展三四年后就会有不同的结果。
要成为一流的研究型大学,与规模的大小没有线性关系,花钱多未必能成功
浙大原来的水平相当高,但要成为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并不容易。“它与规模的大小没有线性关系,这是一。”潘云鹤说,美国前20名的大学有的规模适中,发挥的作用却非常大。现在,国内有的大学,办学规模不小,花了十几个亿,也未必能办成研究型大学,“花钱多也未必就能成功。创办高水平大学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要经过社会实践的考验,既要有雄心壮志,又必须脚踏实地。这是二。”
往研究型方向努力,新浙大的努力体现在几个方面:
首先是有大量的科研成果和较大的科研规模。这具体表现在科研经费、项目数量上。两年来,学校蕴藏的巨大科研潜力初步发挥出来。去年,浙大的科研经费居全国高校第二位。今年,农学院、医学院等几个学院的科研经费增加很快,有的甚至翻番。
二是学生结构。全世界研究型大学研究生与本科生的比例一般是1比2,浙大在合并之前是1比2.7,合并之后是1比5.4。经过一番结构调整,现在是1比3.1,今后还需进一步调整。
三是要改革本科教育。这是全世界研究型大学发展的重要方向。美国人研究后认为,要办好研究型大学的本科教育,必须强调创新,本科教育以培养研究开发基础能力为主,把研究生的教育方法融入到本科教育中。如本科生既上课又大量进行自学,做些研究性的课题。本科二、三年级实行导师制,开始进实验室搞科研。现在,浙大就给本科生开出了自学课,有些课让学生自己去图书馆或上网查阅资料。这样,知识、能力、素质并重,才能培养出有较强创新能力的本科生。这方面的成效,现在已有初步的显现。
第四是科研与社会经济发展要密切联系,科学技术要很好地转化为生产力。如今,浙江大学的教授们已经介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上至省政府的“十五”规划,下到企业的具体科研项目。学校为社会经济发展服务的力度也大大加强。
合并成功源于导入了变革的文化,变革并不意味着每次推出的方案一定多完美,而是不断推动变革,不断改进启动变革的机制
四校合并后,从1998年到1999年,新浙大重在融合,形成新的框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则在发展和提高中促进融合。
潘云鹤说,近日看到一则报道,感触颇深。一位法国人撰文说他十分惊讶地发现,中国人对新事物、新概念的接受能力甚至超过了美国人。他认为,经过多年的改革,中国人已经习惯于不断变动、前进的社会。这种精神面貌是中国人最宝贵的财富。
“变革的精神也是浙大最宝贵的财富。”潘云鹤说。
熟知教育的人知道,僵化的规章制度常常是发展的“绊脚石”,很多单位的一套规章制度沿用多年,窒息了发展。浙江大学打破了这种僵化局面,年年改,经常改,不断推出新政策。比如,晋升教授的标准就年年改,越改“门槛”越高。指导思想是尽量做到谁做得多、做得好,相应的回报就多,而不是大家原地踏步,图个安稳舒服。
“这十几年,浙大人是干出来的。”潘云鹤强调说。1984年,浙江大学在教育部高校排名中居第十四位;90年代以来,浙大在全国高校排名中已名列前茅。怎么干的?就是靠不断改革。
潘云鹤说,两年的合并过程,目前看之所以还比较成功,也是因为导入了不断变革的文化。他说:“现在有老师问我,新的教授聘任制度明年还变不变?我回答说,明年一定改。目的在于推动优劳优得。这种变革的重点,并不是说每次的方案一定有多完美,而是要不断推出,不断改善启动变革的机制。作为研究型大学的浙大,一定要在变革中保持活力。”
大学管理模式由树状结构向多智能体模式转化,改革的重点是运行“重心”下移
21世纪管理的最大挑战,就是变革。变革的“带头羊”将是竞争的胜利者。
带着这样的思想,潘云鹤反复考虑,一所研究型大学,不仅应该是在教育、科研上具有研究性,在管理上也应该有研究性,要研究、改革、创新。
浙大管理改革,最大特点是运行“重心”下移。
潘云鹤说,过去在传统计划经济下,学校仿造军队、政府,分行政级别,进行垂直指挥、树状结构管理。这种方式决策层次多、反应慢、效率低。一个好的大学机构,需要执行的是多智能体的运行模式,把人、财、物及业务权下放给学院,进行新的扁平式的、网络式的管理。这样才能实现管理的高效率和多样化,以适应理、工、文、农、医的不同需要。
潘云鹤坦陈,大学里其实“很多事越是下面的决策越正确”,学院对自己的情况有更多的了解,应该给他们最大程度的自主权。每一个学院就是网上的一个节点,一个“智能体”。它既是相对独立的教学研究实体,又能自由进行校内外的横向联系。同时,学院也应将权利下放到研究所、科系。变“树状结构模式”为“多智能体模式”,这才是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模式。
潘云鹤介绍,现在教学科研岗位的评聘权除三个级别以外,都已下放到学院,明年则考虑把另两个级别的教师评聘权也给学院。再进一步,就把钱直接拨到学院,连愿意聘多少人都由学院做主。再如,现在所有的科研题目都要学校审查盖章,这是政府拨发科研基金的要求。今后,要给予学院更多的人事、财务、分配和科研项目审核等权利。
在学校的师资管理上,浙大尝试变过去封闭的师资系统为固定与流动相结合、相当部分的人“不求所有,而求所用”的开放系统,把引进优秀人才、用好兼职教授、优化师资结构,作为浙大师资队伍改革的重要方向。浙大聘请一批知名学者任学院院长,起到了良好的带头作用。如医学院院长陈宜张院士、理学院院长贺贤士院士、材料与化工学院院长沈家骢等一批新院长,给浙大带来了新的信息、人才和办学经验。
潘云鹤说,大学不论分合,能否破旧立新,能否向高水平发展,才是问题的关键。而面对合并后的各种挑战,最要紧的就是要有变革的精神、创新的精神。

《人民日报.华东新闻》(2000年08月03日第一版)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没人说这不是好诗。但是杜甫也写过大白话:林热鸟开口,水浑鱼掉头。

TOP

Re:


目前国内高校重组,看来只有浙江大学的四校合并是最成功的!(李岚清语录)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没人说这不是好诗。但是杜甫也写过大白话:林热鸟开口,水浑鱼掉头。

TOP

竺可桢校长语录(大家请添加)


竺可桢校长语录
(搜集整理中,大家请添加)

1,诸位到校,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第一,到浙大来做什么?第二,将来毕业以后要做什么样的人?


2,“大学教育的目标,决不仅仅是造就多少专家如工程师医生之类,而尤在乎养成公忠坚毅,能担当大任,主持风尚,转移国运的领导人才。”

——国立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 1938年11月1日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没人说这不是好诗。但是杜甫也写过大白话:林热鸟开口,水浑鱼掉头。

“一个学校实施教育的要素,最重要的不外乎教授的人选,图书仪器等设备和校舍建筑。这三者之中,教授人才的充实,最为重要。”“教授是大学的灵魂,一个大学学风的优劣,全视教授人选为转移。假使大学里有许多教授,以研究学问为毕生事业,以作育后进为无上职责,自然会养成良好的学风,不断的培植出来博学敦行的学者。”(民国25年4月25日在浙江大学座谈讲话)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