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到浙大蹭课学微积分的9岁男童,谁家小孩子?



英文版的《圣经》、线形代数、微积分、电磁感应……说到这些词汇,谁都不会和一个9岁小屁孩联系到一起。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小男生言言(应家长请求,隐去真名)居然在家自学完了全部中小学课程,从这学期开始,言言进入浙江大学的课堂旁听,成为最小的蹭课族,听的是线性代数、微积分,啃的是诺奖得主的论文。

本周三上午9点30分,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西三教学楼,赶着上课的学生们匆忙翻开书包坐下来,短寸头,白球鞋,蓝色的米奇书包,水洗的牛仔服,言言怎么看都乳臭未干,旁边几个大块头男生走过,言言还不及他们的腰部高。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言言熟门熟路地走进物理课教室。前面的座位已基本坐满了,他只好在倒数第二排挑了个位置坐下,立刻就有几位男生上来招呼:“小朋友,又来听课啦?”言言放下书包,认真回答:“我从来不逃课的,都是按照我的课表来上课的。”“对了,上次我们讨论的那道题目我想出来了”,一边说着,言言就从书包里拿出草稿纸现场演算起来,让几个大男生差点瞪出了眼珠子,一位男生当即做出佩服状:“嗨,哥们儿,你真牛!你真的只有9岁?”

“当然了,这个还能骗人吗?”

“我9岁的时候,好像才会做加减乘除吧,你这都用上微积分了。”男生小陈笑着摇了摇头,“不过还好不是第一次碰到你了,咱习惯了。”

9点50分,上课铃响起,“嘘,别吵!”言言把食指放在嘴上,让周围正处在兴奋之中的哥哥姐姐们安静下来。物理课开始,因为够不着桌面,言言干脆站在自己座位上听课,边上一个男生想逗他说话,被言言一板一眼地拒绝:“老师说过,上课时不要说话。”站的时间长了,言言只好将一条腿跪在凳子上,单脚着地,过一会儿再换一条腿。

文科出身的记者对大学物理课听得云里雾里,小声问边上的言言:“你听得懂吗?”“当然,基本上都懂了。”言言正听得出神,瞥了一眼记者,点点头。

课上到一半,言言忽然拿出草稿纸画起三角形来,他推了推旁边的男生,小声说:“你看勾股定理是不是可以这样证明?”

毕竟才是个9岁孩子,1个多小时的课对他来说太长了点,猴子屁股坐不住了,悄悄拿出变形金刚来玩。我们要给言言拍照,他拼命摇头,说:“妈妈不让记者叔叔拍照的。”于是我们只好遗憾地画了这张漫画(见上图)。

他对科学有近乎狂热的兴趣

下课铃响,言言整理好书包和哥哥姐姐道了声“再见”后就走出了教室。“中午我到妈妈的店里去吃饭。吃完就要来上课了,下午还有4节课呢。”言言说,“这些课都是妈妈找浙江大学一位大哥哥帮忙进内网选出来的,主要上物理、数学和英语课,其他的我就自己看书或者上网自学。”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噢,对,你们记者神通广大,肯定有人报料了。我已经够低调了,没想到还是被你们给发现了。”这个时候,言言自问自答的语气,活像个小大人。

大学生接着向我报料:“我在图书馆还碰到他在里面看书呢。”

“他不仅上物理课,英语、代数、微积分的课堂上都能碰到他。”

“上次我还看到他和他妈妈在学校复印店里打印资料呢。”

“有一次他和我同学讨论题目,结果我同学出错了,还被他好生鄙视了一番,哎,一个浙大学生被9岁孩子鄙视了。”

“这孩子对科学有近乎狂热的兴趣,这是我最佩服的。”

9岁神童的传说在校园里愈传愈盛,为什么一个9岁的孩子会出现在大学课堂?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言言的“老师”——浙江大学数学系的苏德矿教授。

苏教授一下子就想起了这名特殊的编外生。“对,对,我班上是有这么一个小孩子,因为他人矮,每次上课都坐在最前面几排,所以我一下就发现他了。”

“每次下课,他总会跑上来跟我说一声苏老师再见。”

“有时候我发现,同一堂课他还不只听一遍,换一个教室上课又会看到他,可能是他没事情就来听课,也可能是有些没听懂,他就又来了。”

苏德矿对言言的评价非常高:“这个孩子很聪明,对数学特别感兴趣,而且又会思考,很多问题,他都能第一时间回答出来,因为小孩的声音很特别,所以我一听就知道是他答上来的,而且还都能回答对。”

虽然平时上课很忙,跟言言交流的时间仅限于下课的10分钟时间,不过看得出苏德矿非常欣赏言言:“他告诉我自己把中学的书都看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学的了,所以就到大学来旁听。”

“上课的时候,他会提出一些大学生不太注意的小问题,但其实如果搞清楚了,就说明他是真的掌握学习方法了。”

苏德矿最后对记者说:“我觉得要是能好好培养,这个孩子将来能成为对国家有贡献的科学人才。这样的孩子就应该让他自由发展,不要受到限制。”

曾经是差生将来要到美国读书

言言求学路,真的很特别。

一位天才小朋友背后,站着什么样的父母?我当然要继续跟踪啦。

“我妈的店就在后门出去转个弯就到了,为了能让我在浙江大学上课,家里特地在紫金港附近租了房子,妈妈也在这里开了家服装店,方便照顾我。”

很快记者和言言走到了浙大后门这家服装店前,妈妈唐女士已经等在了店门口,见到跟随言言一起回来的记者,唐女士有些意外,“我们只是想让孩子过健康的童年,没有刻意要把他培养成神童。所以请记者谅解,不能拍照。”

言言7岁的时候,和别的孩子一样,在杭州一家知名的民办小学读书。“言言从小就爱看书,对科学感兴趣。”

有段时间,言言一回到家里闷闷不乐,话也少得可怜,这吓到了父母,“孩子平时一直都是开开心心的,可那段时间就像变了一个人,我们都吓坏了。”唐女士一问缘由,才知道,言言在学校的表现没有得到老师的认可,“比如画画吧,老师让大家画花草,可言言却在纸上画了飞船、机器人,结果就得了零分;男孩子可能比较顽皮,上课也不够专心,结果一学期下来,言言反而成了差生。”

“可能传统的教育方式不适合言言的发展,当时他爸爸就说,与其让孩子这样闷闷不乐,不如休学回家,我们自己来教。”唐女士说,当时她和丈夫几乎很快就下了这个决定,让言言在家自学。唐女士也辞掉了小学教师的工作,回家管孩子。

“孩子本来就对数学、物理很感兴趣,一开始我们给他买小学课本,他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就全部看完了,可能是真的找到了学习方法,到后来,初中的数学课本,他用一天时间就全部看完了。”说到这里,唐女士脸上也不禁露出了颇为自豪的笑容。

这个学期开始,言言进入浙江大学,和大学生一起学习大学课程。

“一开始,我们还能教他,后来连我们那点知识也跟不上了,全都是他一个人学,有搞不懂的问题他就自己上网去找答案。”

这时,一边的言言插嘴:“我不光是找答案,网上别人有什么问题,我也会帮忙解答的,‘百度知道’上,好多题目都是我答的呢。”

现在除了在大学听课之外,言言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由他自己安排,“除了每天必须的锻炼,其他时间几乎都在看他感兴趣的物理、数学的东西。”唐女士无奈地说,“有时候晚上他会捧着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的论文看上好几个钟头,直到我们叫他睡觉,他才上床。”

“我最近在研究地球引力的问题,不过目前还刚开始进行,所以没太多能说的。”言言告诉记者,“我觉得科学世界太有魅力了,每天看这些,比玩游戏有意思多了。”

“我们一开始也担心他变成书呆子,所以平时还是会安排他多接触社会和别的孩子,比如浙大附近有一个辅导班,我推荐言言去给那里的小朋友上课,当义工,一开始很多初中生看到这样一个小孩子来给他们上课觉得不可思议,但当他把难题解开时,大家都相信了,他也和那里的孩子成了朋友。”

对于孩子的未来,言言父母似乎已经有了主意,“等孩子再长大一点,我们考虑让孩子到美国读书,好像洛杉矶就有个天才班吧……”唐女士说,这也是家庭会议讨论后,言言同意的决定(这个家庭好民主哦)。(来源:浙江在线)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没人说这不是好诗。但是杜甫也写过大白话:林热鸟开口,水浑鱼掉头。

这个记者同学职业道德不错
希望不要有猪头去做人肉搜索的事情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