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车去无痕

    02-10-29 13:38  发表于:《杭州特区》 分类:未分类

    踩在记忆的脚印上
    有些事,离我们已经越来越远,走回去也无法再重拾旧时的记忆,当黄叶在我脚下旋转着飞舞的时候,就如自己坠入了发黄的旋涡而无法自拔,脑海里充斥着两个人的影子,挥之不散,却又触之不及……

    我走进农大的校门,之所以到现在还是这样固执地称其为农大,自有一番亲切的道理和真实的朴素。我毕业出来以前,农大已经改为浙大了,但对我们这批老农大的学子来说,真的很不愿意看着她就这样被披上浮华的外衣。我捧着烫金的“浙大”文凭时,别人还是会问我一句:哪个校区的?这就是我现在依然称她为农大的理由,不为那个响亮的称号,做个真实的自己。
    从宿舍区通往体育馆的路已经修整一新,车开进来不再如以前一样颠得七荤八素,篮球场周围已经用铁丝护网包起来,一幢和二幢宿舍楼间又造了一幢新公寓楼。商业区的店主里已经很少有我还认得出来的了,老邮局的绿色外墙还在可是已经换成了食品店(印象里似乎是家食品店,反正已经不是邮局了)。我和朋友沿着读报栏前的小路走过,经过了三食堂,来到教学楼前。已经十点多,三三两两地走出几对情侣,我笑。教学楼里洁白的墙壁,我还记得那时为了迎接“211”工程检查团的人来检查时,匆匆刷白的墙壁,等他们检查团的人走了还不到一个星期就开始掉皮,名副其实的豆腐渣工程。通告栏里贴着2002年度免试研究生的名单,我找了一下,没看到熟悉的名字,呵呵,我已经离开了两年多了,校园里很少再有熟悉的学生的面孔了。
    后来我经过了茶学系的红楼,深深地往楼门的黑暗处望去,那里有个校报摄影的暗房。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那里有我熟悉的药水味,我曾亲眼看着照片从一张白纸上显出人像,他曾拉着我的手连哄带骗地把我带进暗房,那是我们自己的世界,世界里只有我们两人,我们可以在黑暗里拥抱接吻,而不必担心别人的打扰……
    我们又走到了华家池边上,很遥远,又很亲近。我对他说,那时我和同学在亭子里鬼叫,引得对面一群“狼”叫,我们笑得很开心。我又对他说,那时我和Y一起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树丛深处找情侣,然后很不识相地在情侣边上打闹,闹到他们忍无可忍走掉为止,我们再继续找下一个目标。我们沿着华家池走了一圈,我对他说很多以前关于我和Y的事,很多关于我和同学的事,很多关于回忆的事。他一言不发,他不喜欢我在他面前提起Y,可我却总在不经意间抖出了些许的回忆碎片。
    华家池没变,可我身边的人却变了。回到车里的时候,车里有我熟悉的“爱家”香精的味道,我喜欢闻“爱家”的柠檬香和桂花香,我也喜欢闻他身上的花露水味道。他还坐在我身边,脑海里却全是Y的影子。我不知道自己那天是不是该回到学校去看变化,一种情索,一种不能抹去的怀念。车轮在黄叶上辄过,有翻飞的蝶影,有清脆的破碎声,车后卷起一阵烟尘,淹没了曾经属于我的四年的回忆……
     一夜萧风卷飞花落叶 两行相思泪 
     三更清夜何处觅彩虹 四处夜朦胧 
        
       轻舒柳眉倚萧墙 独羡双飞燕 
       问星空  花为谁红 汝为谁容 

   引用地址:http://www.xici.net/u1313991/d7366631.htm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