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回忆学长潘祖仁先生 作者: 雷道炎

【感谢商战明学长邮件提示,转载更详细的版本介绍潘学长。】


    8日下午领工资单,偶遇前同事老宋,从他处得知老潘已于7日凌晨去世。老潘住院期间,我曾去看过两次,人还清醒,说了不少话,原想就这几天再抽空去看看,未料到却已走了,遗憾!
  1946年—47年间,我上浙大化工一年级,他是四年级,算同学吧,但不认识。1950年他回系任教,曾带过我班工业分析实验课,算师生了。1951年我留系任教,又算同事了。一待就是30年,岁月流逝,往事依稀,细节已模糊,但梳理一下,有几点他给我留下了较深印象:
  开拓进取、勇挑重担。解放初一边倒,向苏联学习,需要学俄文,老潘以前未学过,但他刻苦自学,经过一段时间,居然能看专业书籍。更有甚者,在1953年,他在系里开办俄文速成班,向大家普及,我们不少人都参加了学习。
  后来1954年学校开始办燃料、化机二专业,他带头创办燃料专业,担任专业负责人,并开出“燃料化学”课。据我所知,当时国内并无现成教材,得自行编印,他花了不少功夫,从俄文、日文、英文中收集资料,编写教材,印发学生。燃料专业刚粗具规模,1958年学校又增办塑料专业,他又是负责人。老潘自行钻研,开出适合工科使用的“高分子化学”课,并编成教材。这本教材经多次使用、修改,现已出至第5版,被全国许多所兄弟院校采用,直到他住院后,还在修改、增补。可以说他是浙大燃料和塑料专业的奠基人。
  目光远大、部署周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学校秩序逐步恢复,教学渐上正轨。此时,教研室内分为三个小组,即化学、工学、加工。科研则由老潘带头,在化学组内进行,恢复“文革”前已开始的氯乙烯共聚的研究。当时工作运行正常,但似无特色。
  这时,工学组同志们通过查阅文献,了解到国外正在兴起一门学科,属于化学反应工程学的一分支,叫聚合反应工程学,当时,国内尚无人研究。我们如能开展这一领域,有可能形成特色,当然有较大难度。
  工学组内部统一思想后,遂与老潘交流。老潘完全同意,并在工学组组织学习日文、翻译有关书籍,着手编写有关教材的同时,在科研方面,根据欧美国家在这一学科领域的特点,部署进行聚合动力学及其模型化研究,将氯乙烯聚合工艺研究向聚合动力学方向深入,并在实验上先从宏观动力学做起。使聚合反应工程成为全室的研究方向,并渐为外界知悉。1979年全国化学反应工程学第3次学术会议在太原举行,就邀请我室派人去做大会报告(四个之一),题目是“近年来国外聚合反应工程学的进展”。
  刘丹同志等1979年组团访美归来后,拟设新系———材料系。机械系原金属加工改成金属材料为基础,准备合并化工系的硅酸盐———改成无机材料专业和高分子化工———改成高分子材料专业。刘丹同志亲自出席了可行研讨会。会上老潘和我们表示我们的学科正逐渐具有特色,这学科属于化学反应工程学,理应留在化工系内;材料系需要高分子材料配套,可以另行组建。刘丹同志听取了我们的意见,未坚持。这样,我室仍留在化工系内,继续发展。不久后,派出王凯去日本九州大学,袁惠根去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留学,开启了国际交流的局面。
  1981年,老潘又被任命为化工系主任,且开始招收博士生。老潘根据敏锐的学科视野,发现国际聚合反应工程学科的兴起不仅在日本,美国、加拿大和德国也较发达,他又作了一系列的部署,分别派研究生去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英国拉夫伯勒大学留学,并与德国西柏林工大、日本福井大学开展了联合培养博士生,进一步拓展了国际交流与合作,大大提升了我们的研究水平。
  老潘作为浙大化工学科的代表,与清华大学、天津大学、华东化工学院(现称华东理工大学)的化工学科带头人一起争取化学工程联合国家重点实验室成功,并将聚合反应工程分室设在我校,成为我校当时拥有的第二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
  作风简练、计划周密。我们讨论工作时,多数是他拿出简练而周密的初步意见,再经过大家补充、充实,最后由他归纳出几条去执行,也有时是由支部先提个意见,和他商量,他再补充,修正的。他讲课也很精炼,一句是一句,废话极少。而且,事前有教学计划,每节课讲哪些内容,基本准时完成。很少超时。
  他在生活上也很有计划性,规律性,比如他起得较早,早晨那二三小时,头脑清醒思路清晰,他就用于写作,有时是修改教材,有一阶段是写回忆。量血压,他一日几次何时量,何时吃药,都很有计划,所以血压控制好。
  他的记忆力也很强,他曾给我两份材料:一份是关于当年考浙大的情况,一份是在龙泉分校学习及当助教两年的情况。在前一份中当年从家乡到龙泉,走了几天、旅途困难、自我感受,描述得淋漓尽致。后一份中当年上了哪些课、教师姓名、上课情况以及当助教对带实验的描述也都细致入微,真令人叹服。我当时就认为,这是值得保存的材料应该归档。可惜以后未见续篇了。
  一般说来,老潘看起来有点严肃、不茍言笑的样子,给人以不易亲近之感。其实,熟了也还好,也可交流,有时甚至会幽默两句。记得有一次,我看见刘懋涛先生老潘二人在说话,似在开玩笑,说着说着,竟然作斗鸡状,似要比试比试的样子。我当时感到有点惊奇,平时看来蛮严肃两人,怎会这样?继而一想,也不奇怪,他们是同班,同班相遇,也就无所顾及、没大没小、返老还童了。
  行文至此,似该搁笔了。斯人已去,音容犹存。安息吧,学长祖仁!



浙江大学报 版权所有   阅读数: 10774 
http://www.zdxb.zju.edu.cn/artic ... hp?article_id=12136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