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追忆校长沈善洪先生

昨天17点42分,83级师兄发短信问我:明天沈校长的追思会几点开始?。
我一惊,知道应该就是沈善洪先生了。
于是我上网浏览,找到了校友会网上的通知  http://zuaa.zju.edu.cn/news/view?id=4236
也看到了咪佳童鞋的文章: 当过原杭州大学10年校长的沈善洪先生去世 他当年破格提拔的年轻人如今很多成了学界翘楚  http://www.news.zju.edu.cn/news.php?id=37303

这个时候,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就去吃饭了。我在想,作为沈先生设立的专业的中间分子(我们上有94,下有96,所以是中间),该去看看沈先生最后一面吧。
饭后,因为朋友车停在枫林晚书店旁边,而书店朱老板关系也不错,平时不太去,于是我们就一起转转,结果感觉有讲座,也不知道是什么。没特别的事情,又见AF的赐聪同学也在,等等。大伙都在搬凳子中,终于发现原来是应奇教授(93级杭大西方哲学博士)因新书发布而携罗卫东副校长(78级杭大政治经济学)、张国清教授(93级杭大西哲博士)前来与大家交流。  http://weibo.com/1709071694/zxBtFatNt

此乃吾爱,于是就坐下来听三位学长、老师讲座。
http://e.weibo.com/1709071694/zynmiEUP2
http://e.weibo.com/1709071694/zynntm4IQ
http://e.weibo.com/1709071694/zynuwEato

交流换届,有同学问及杭大风骨之类,也提及了沈先生的去世……
【今天才知道,追悼会今天就是罗卫东校长主持的。】

于是,我想,该参加下。

然后。回家。
小学暨初中同学的妹妹微信发来了1997年我给我同学的信笺,用杭大的信纸写的。我问她,不回。然后我也不问了。
我想,这大概是沈先生让我最后去看看他。


于是,今天我去了。
原本我是想从家门口的B支2直接赶去。但后来想想,还是先赶去了西溪校区,在沈校长与我共同呆过4年的地方转了转。

然后乘上校车,见到了当年的几位老师,如陈村富教授,和印象中还是一个样子的活泼好动。也见到毕业后曾经共事过的一些前辈。原来都是沈校长的后学。

到了西溪路731。我见到了很多老师。黄书孟校长、张美凤校长助理、吴晨老师、周生春教授、何俊校长等等。因为追思会,所以除了特别熟悉的老师,前去问候,其他的就这样子了。

83级师兄说人生74、83是个坎啊。
很多当年40岁左右的年富力强,青春焕发的老师,现在都已经有点年岁了。看了不免有些感叹时间之蹉跎。

若干年后,我们能留下什么呢?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明天是 @杭州大学 历史上最著名的一位校长之一 我入学时候的校长 @沈善洪老师 追悼会 我想我一定要去做一下最后的话别 而且很特殊的事情是 今天晚上偶入 @枫林晚书店 正好是罗卫东老师、应奇老师等的读书交流会。而更诧异的是,居然小学同学把我在1997年用杭州大学信笺写给他的信拍摄发给我。

(4)| 阅读(652)| 轉發| 收藏| 評論(1)
5月25日 23:50來自新浪微博
http://weibo.com/1464277465/zyoZQFiVL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当过原杭州大学10年校长的沈善洪先生去世
他当年破格提拔的年轻人如今很多成了学界翘楚  
   
日期: 2013年05月24日 09:19   来源:钱江晚报      记者 章咪佳        
     

沈校长家中的书桌带着上世纪一代学者的气息
     
    昨天下午5点,一个很普通的傍晚。杭州刀茅巷20号,一幢红色的独立小高层,被阴郁的气氛包围着。三楼一户非常普通的家庭,推进门去,两室一厅的房子,除了墙上刷了一层白漆,几件基本的日常家具,几乎没有其他称得上装修的布置。唯一的大件就是6个大书柜,里头都是成套的哲学史、文学史。
   
    这些书的主人,是我国著名思想文化史专家、教育家、原杭州大学校长沈善洪先生。5月22日晚,沈老永远地告别了自己珍爱的书籍,享年83岁。
   
    昨天,记者前往沈老家,吊唁先生,并和他的学生、朋友一起回忆沈校长生前的点点滴滴。
   
    他要求很高 却给学生极大自由度
   
    杭州师范大学副校长何俊,是沈老第一代研究生弟子之一。1986年,何俊从原杭州大学哲学系毕业后,做了沈老的助教,1992年又读了沈老的研究生。
   
    在他眼中,沈老是一位要求非常高的学者。
   
    “老师要求我们保持读书、关注学术问题的习惯。他给学生极大的自由空间。”何俊说,每次去老师那里,沈老都要问他:“最近你在读什么书?做什么学问?”
   
    研究生毕业后,何俊有个机会,可以提拔做校办副主任。当时沈老先为他做了个主:“不去。”他跟何俊说:“浙江出个副主任不难,但是要出个中国哲学史的优秀学者,很难。”
   
    沈老在杭大做了10年的校长,这期间,他一直坚持在家中,定期组织学术研讨。“作为学校领导,要坚持做这样的学术研讨,谈何容易。”
   
    沈老过去的一位同事说,沈老重学术,甚至对很多小细节都非常较真。他上任后,把杭大各个系老师的电话放在了学校通讯录的最前面。
   
    爱才如命 不拘一格提拔年轻人
   
    爱才如命,是很多认识沈老的人,对先生的评价。
   
    浙大城市学院传媒人文学院院长张梦新,当年从老杭大毕业后,就在杭大工作,是沈老的部下。他提到一件印象很深的事:
   
    沈老在杭大当校长期间,破格提拔了好一批年轻人,这些教授如今都是文学、经济、心理学等学界的翘楚。上世纪90年代,这批教授还都是小年轻,基本都没有走过“讲师到副教授得5年”、或者“副教授到教授得5年”这样按部就班线路,只要有才能,就“跳着”来。所以当年杭大有这种奇观:30岁左右的博导、教授一大串。
   
    这点在昨天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史博导郭世佑的微博上也得到回应。郭世佑说,20年前,他以湖南师范学院的本科学历被沈老破格引进,作为杭大申报近代史博士点的梯队人才。
   
    何俊曾经在一篇回忆沈老的文章中讲到一个故事:沈老认为有才华的人,哪怕有缺点,都会很包容。一位比沈老小十多岁的老师,当年是沈老的合作者。那位老师很有才,但是脾气有点古怪。
   
    一次,他对沈老发火,拍桌子、扔东西。沈老不跟他计较,事后还跟人说:“不要介意。”
   
    “但如果老师觉得一个人肚里没啥货,或是溜须拍马之流,那他就鄙视你。”很多学生都说,沈老看不上的人,来家里拜访,先生连门都不给开。
   
    严肃老校长 生活里是个老顽童
   
    记者昨天到沈老家里吊唁老先生,惊叹家里有那么多书。“这还只是他一小部分的书,今年已经捐给浙大1927册书。”师母乐老师告诉记者,这近两千册书,都是之前沈老和她一起整理出来的。
   
    “在家里呀,他就是个书呆子。”师母说话时,眼里依然充满爱意,好像那个只会做学问的老头子,还在屋子里晃。
   
    除了学校事务,沈老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做学问。
   
    家里朝东的房间,是沈老的书房。如今,灵堂就设在那儿,非常简单,只立了张沈老的照片,前面摆了两盆君子兰。
   
    没有进医院前,沈老每天除了吃饭,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半坐半躺地“窝”在单人沙发上看书,右手夹着一根烟。
   
    一本书,一根烟。这是浙大韩国研究所副所长陈辉再熟悉不过的沈老的样子。
   
    “我每次去他家,他就坐在那里看书。”陈辉说,老先生在家不拘小节,生活上像个老顽童。沈老有糖尿病,但除了吃药,一点都不乐意忌口,烟啊,含糖量很高的水果啊,想吃就吃。
   
    (2013-05-24)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原杭州大学校长沈善洪前天辞世 享年82岁

时间:2013-05-24 05:41:02  来源: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作者:解亮 章高航 尹炳炎


[提要]  对于这样的评价,沈老的“大弟子”、现任杭州师范大学副校长的何俊,自是感慨良多。”  何俊还记得,他33岁那年,学校要选一个校办副主任,征求沈老意见时,却被他否定了。昨天,追忆起沈老,何俊一直在说:“他留给我们最大的财富是正派和公心。


  浙江在线05月24日讯      杭大玉消,口碑犹在;平湖月阙,柳浪何酬?昨天,网友“郭世佑”在微博上,以这样的诗句,追忆一位老人。老人名叫沈善洪。

  沈善洪,历任杭州大学哲学系讲师、教授和浙江省社会科学院院长,1986年调入杭州大学任哲学教授,并出任校长至1996年。1993年起兼任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所长至2013年。

  前天晚上7点30分,沈善洪因病医治无效,不幸辞世,享年82岁。

  四十年婚姻从未和妻子红过脸

  昨天下午,记者敲开了沈校长的家门。沈校长的夫人乐老师,将我们引进屋内,和我们聊起了沈校长。

  这是一个整洁又充满书卷味的家,进门的过道就是一排书柜,书柜的后面还是书柜。过道的右边是会客厅,除了一套木沙发、一架钢琴,还有一张床。过道再往里走,是书房和卧室。不管站在哪里,感觉随手都可以拿起一本书。

  “书已经捐得差不多了,就剩下这些了。”沈校长的夫人乐老师说。

  乐老师看上去比较干练,说话直爽。“我们1973年结婚,四十年的婚姻可以用四个字概括——相敬如宾,我们没有红过一次脸。”

  乐老师说,专业上她一直把老伴当做老师,但生活上,她是沈校长的老师。“我是67届的学生,老沈是67届的班主任,不过不是带我们这个班的,他写的文章、出的书我是第一个读者,看不懂的地方他会耐心地讲给我听。不过生活上他就要拜我为师了,他平时专注于事业,很忙、经常出差,家务活一窍不通。书生气很浓,书呆子一个,没办法的。”乐老师说起“书呆子”的时候,脸上是幸福的。

  乐老师说,老伴的事业心很强,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很坚持。“他这几年身体都不太好,我就跟他说,要继续发挥他的精神,坚持下去,一个一个的坎都迈过去。我们说好,至少要等到我80岁,没想到这次没有迈过……”说着说着,泪水已经在乐老师的眼眶里打转,但她吸了吸鼻子,硬是没让眼泪流下来。

  他曾说,学生都是他的孩子

  “他很爱他的学生,有一次人家问他,你有几个孩子?他说学生都是他的孩子。”乐老师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一位毕业多年的学生,带了礼物特意上门拜访,感谢沈校长。

  吃饭间,她才知道这位学生当时因为某原因差点毕不了业,于是找到沈校长,沈校长跟他聊了很久,发现这孩子挺聪明的,很有想法,就破例让他毕业了。如今,这位学生在深圳工作,很优秀。

  说话间,沈校长的老同事,曾是杭大副校长的金锵老先生来了。他们是老同事、老邻居。

  “杭大的前身是浙江师范学院,1952年成立的。老沈是半年后来的,我比他大2岁。”说起沈校长,金老直言时间过得真快。

  “他很好学、肯动脑筋、知识面广,课也讲得好,很爱他的学生。他特别喜欢跟人家聊天,也爱开玩笑。”金老说沈校长是一位学者型的校长,为人耿直,没有心机,经常有什么说什么,不擅隐藏自己。

  他说,沈校长近几年卧床比较辛苦,下床需要坐轮椅。“不过他夫人对他很好,尽心尽力地照顾。卧床的前两天他还经常看书,后来眼睛不好、耳朵也听不太到,就不太看了。他平时除了看书就是看书,没有其他兴趣爱好,是个爱书之人。”

  学生难忘他的敲打锤炼

  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不谋名利,不懈追求,把全部精力投身事业之上。有人曾这样概述沈老的一生。

  对于这样的评价,沈老的“大弟子”、现任杭州师范大学副校长的何俊,自是感慨良多。

  1986年,23岁的何俊,大学毕业后经人推荐,来到沈老身边当助教。那年,沈老刚出任杭大校长。

  沈老在杭大当了10年校长,何俊也在他身边待了10年。

  何俊清楚地记得,和沈老相处,被问得最多的,就是用功读书这件事。“见面他就要问,最近在看什么书啊?最近在研究什么问题啊?”

  沈老常说,研究学术要耐得住寂寞,不能急功近利,而何俊却觉得,自己其实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但跟着沈老,会被逼着耐寂寞。所以说,我是被敲打出来的。如果今天还有一点点成绩的话,就是被老师这样管出来的。”

  何俊还记得,他33岁那年,学校要选一个校办副主任,征求沈老意见时,却被他否定了。

  何俊问沈老为什么?“他说,学校要选一个校办副主任很容易,但要出一个中国哲学史的专家很难,他让我安安心心做专家。”

  他留下最大的财富是正派和公心

  说起沈老的为人,何俊说他有“二不”——不媚权,不媚俗。

  “他一辈子过得很简单,家里也很简单,除了书就是书。”何俊说,沈老在家最常见的动作,就是靠在那里看书,抽烟。

  何俊说,沈老抽烟很厉害,师母也烦这个,但是也没办法。另外,他也喜欢打桥牌,偶尔会和一些老同志打几局。

  昨天,追忆起沈老,何俊一直在说:“他留给我们最大的财富是正派和公心。”

  比如,他不会为自己的学生发表论文什么的帮忙,也没有利用他的权力送到学生去国外等。

  “他非常强调学术氛围,但从来不用自己的影响和权力,谋求自己的小圈子,这大概也是他在学校里,最赢得别人尊重的地方。不能够说沈老所有决策都是正确的,回头看可能也有遗憾,但他基本能做到大公无私,所以人们会一直敬重他。”

  “至少在我现在工作中,会常常回想他的言行。”何俊说。

  何俊说,沈老在上个世纪80到90年代,对浙江高等教育是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他不仅在这10年,让杭州大学成为地方性大学的排头兵,也为浙江省高校发展培养了一大批人才,等等。

  如果沈老还能听到,最想对他说什么?

  何俊说,希望他从年轻时,就能养成更加健康的生活方式,这样身体会更好,晚年生活质量也会更好一些。“尽管沈老对于生命很豁达,看得通透,经常会说‘生死由命’,并不记挂太多。但我还是那样希望,虽然他已远去。”

  特别重视对青年学者的培养

  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副所长陈辉,也是1986年就跟沈老有了接触。当时,他大学毕业后,来到杭大工作。

  陈辉眼中的沈老是这样的:

  他特别重视对青年学者的培养,这一点印象很深。

  沈老看人,就看他有没有才气,特别是那些不拘一格的,很有想法的年轻人,他甚至会破格提拔,尽管也因此遭到了别人的一些诟病。

  沈老之所以能力排众议,关键还在于他能以身作则,比如,他当时虽然身为校长,又是学术委员会负责人,但他并没有借此让自己成为博导,本来这对他来说,很容易,也顺理成章。

  沈老的夫人直到退休,也只是讲师。要知道,沈老夫人所在学校的很多领导,也曾是沈老的学生。所以说,他不谋私利是出了名的。

  “沈老虽然退休了,但仍是韩国研究所的所长,所以我经常会找他办事。每次去,他都会拉着我聊天,不谈世俗的东西,只谈学术进展,包括学术界趣闻等等。”陈辉回忆道。

  陈辉印象中,近两年,沈老病情加重,很多事情不大聊得起来。有时跟他说话,他也只能“嗯嗯”应对一下。

  沈老喜欢看书,书看得也挺杂,特别喜欢看武侠小说,喜欢金庸。不过,对于金庸来浙大这件事,他却并不认同,认为写作和学术还是有区别的。

  “前天一整天,我都守在医院,当时心里就在想,沈老10多年前患过癌症,治疗后挺过来了,这次他不知能不能再挺过来。可惜……”陈辉心情复杂。

  沈老没有子女,晚年腿脚活动不便,生活质量不是很理想,这方面有点遗憾。

  “如果沈老还能听见,我最想对他说,下辈子,希望还能做您的学生。”情至深处,陈辉黯然神伤。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敬挽沈善洪教授】今晨开机,浙大弟子告以原杭州大学校长沈善洪先生病逝,不禁悲从中来。20年前,我以湖南师范学院的本科学历被沈公破格引进,作为杭大申报近代史博士点的梯队人才。数年后,他将42万言拙著《晚清政治革命新论》看完,在家召我座谈三小时。杭大玉消,口碑犹在;平湖月阙,柳浪何酬?
http://weibo.com/1444127722/zy04dqeR5

当初杭大个别学生反映到学校,说郭世佑居然对爱国主义教育不感兴趣,沈校长回答:郭世佑是我引进的,我了解他,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他创办文史哲综合班,把中国革命史政治课改成近代史专业课,指定由我上//@柳絮舞蹈: //@吴清旺律师:杭大风骨,沈校长功不可没]//
http://weibo.com/1444127722/zy9coqMYf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充满底气与个性,视野与胸襟开阔的沈善洪校长将与杭大之名一道,留在杭大师生的心中,留在杭州与浙江民众乃至省外学界的口碑里。
@钱江晚报
【原杭大校长沈善洪去世】5月22日晚,著名思想文化史专家、教育家沈善洪先生永远告别了珍爱的书籍,享年83岁。上世纪90年代,沈老在杭大做了10年校长,他破格提拔的年轻人如今很多成了学界翘楚。曾蒙沈老破格提拔的@郭世佑 先生挽诗:杭大玉消,口碑犹在;平湖月阙,柳浪何酬?http://t.cn/zHq5Nji
http://weibo.com/1444127722/zycWHz7qQ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中国文化书院>>导师名录
更新时间:2001-06-26 11:53
沈善洪:杭州大学校长,哲学教授
  沈善洪       1931年11月生,浙江平湖人。1953年至1973年任杭州大学讲师,1973年1月至1979年7月,任浙江省委辅导组辅导员,1979年7月至1985年任浙江省社会科学院院长,1986年1月至1996年6月任杭州大学校长,1996年7月至1998年4月任杭州大学董事长,1998年5月至今,任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所长。
   
      
   
    自我介绍或从艺心得:
     本人从事的专业是中国文化史和中国哲学史。在这一领域中,除了一般需要坚持的以外,特别着重以下二点:
        1、坚持独立研究,打破原有的框框,在这一领域内框框是很多的,除了传统的汉学和宋学的框框之外,解放以后,又有各种各样新框框,在这些框框当中,有一些合理的内容,但是有许多是不合乎实际的。
   
    2、要敢于怀疑,独立思考。中国传统中,凡是固循守旧都不可能有所创新。浙江的学术传统在于擅怀疑,能独立思考。本人既致力于研究哲学学术前辈的思想,如王阳明、黄宗羲等,又在自己的著作中也力求继承这一特点。
        
    主要论著:   
    1、《中国哲学史概要》
    2、《王阳明哲学思想研究》(与王凤贤合著)   
    3、《中国伦理学术史》上、下卷(与王凤贤合著)   
    4、《黄宗羲全集》12卷(主编)

http://www.iafcc.org/minlu/shenshanhong.htm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同学回复:沈老走好!我们说起来还是因为他成为同学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通过网站作了年度捐赠 纪念沈校长
2013-05-26 年度捐赠 顾东东 95人文 116.00 元
http://zuaa.zju.edu.cn/donate/thanks
订单号为:110002141462  
交易流水号为:HFG000003766139220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