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浙江大学里的故事(10)

10.
其实在吕猫的生日前,吕猫就收到一份从张家口寄来的邮件,大大的信封。吕猫一看封面上熟悉的笔迹,自然知道是霍小雪寄来的。吕猫把信藏起来,偷偷的在角落里看,吕猫不想叫任何人知道他在老家有一个前女友。已经过去了,何必再起风波呢。
霍小雪知道吕猫的生日就要到了,寄来一个手折的贺卡。还有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件,正文里处处充满了关心和暧昧。霍小雪开学后不停的给吕猫寄信,吕猫的抽屉里已经快塞满了。也有时候寄写真,里面的霍小雪衣服穿的如此之少令吕猫咋舌,咋没当我面的时候穿这么少过。开始的信只是诉说着分手的无奈和到张家口后的寂寞,后来,霍小雪的信里开始出现了男性,有老乡,有老乡的室友。有的在玩长城仅容一个人的地方,拉她的手扶她腰一把;有的喝醉了酒说喜欢她。搞的吕猫已经不知道哪个是哪个,到底有几个男生。虽然分手,可是这种消息也像一顶绿帽。这个女人疯了,吕猫不再回信。可是生日的这封关怀信,使吕猫又记起旧日的那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弗洛伊德说,冲动又来了!吕猫回了一封信,信里只诉说旧日的感情,怀念高三在最紧张的时候两个人互相给了对方依靠。

自从女生们给吕猫送过生日礼物后,有一个人感到压力很大。他认为除了他以外任何一个男生跟女生混的关系很好都是对他的挑战,是赤裸裸的挑衅,是明火执仗的在掠夺他的外交财富。像在中国阴影下的台湾,连靠鸟粪讨生活的瑙鲁这种弹丸小国都舍不得放过的。
苏康很好的口才,和女生说话时那种成熟的男性磁性声音,使许多mm觉得这真是个稳重的好男人。每天当灯一熄,苏康那深沉磁性的声音开始给不知道哪个女生打电话时,下红房202的男生就开始流鼻血。为什么苏康跟我们说话和跟女生说话是两个不同的调子啊,难道像我在老家用方言在杭州用普通话一样轮流切换那么方便吗?吕猫这个问题一直没有想明白。
那天,戴清蝉送吕猫回宿舍,苏康第一个看到了,在阳台上起哄起来,202的男生都跑到阳台上来,一起起哄。吕猫回来后,成为全宿舍逼供的对象,非要交代点出什么。
过了一段时间,苏康的外交终于有新的突破了,像胡core那样走出了太平洋第一岛链,到了南美洲!到了美国的后院!吕猫看见戴清蝉和苏康下了课走在一起了。戴清蝉和谁说话都是那样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吕猫看见他们说话就是有说有笑,吕猫不平衡起来。吕猫不知道戴清蝉选择朋友的标准是什么,他对这个难以捉摸,据说只看哲学书的神秘女生的兴趣越来越强烈,以至于强烈到不能掩盖。

每周三土木2班都要到玉泉做化学实验,吕猫坐着校车,在风景如画的杨公路上惬意的靠在柔软的座椅上,不晕车真好,吕猫想。
这辆车开出前,202的同学们呼着去校门口抢位子时,吕猫总是磨磨蹭蹭,你们先去吧,我去上趟厕所。吕猫一头钻进厕所,看着表。戴清蝉总是去的很晚,我要在她后面上车,这样才可以确保坐在她的后面。就这样等着,吕猫估计车快开了,要是自己再不从厕所里钻出来并向校门口冲刺的话,就要发扬跑5000米的风格跑步到玉泉了,才忙不迭的跑出来。但是每次吕猫都计算错了,吕猫坐上车,车并没有立刻发动。但不是时间没有到,司机也着急的看表。“班长,可以开了吗?”司机问。“还差一个女生,再等她3分钟。”果然3分种后,戴清蝉不紧不慢的出现了。
做完实验回去的车上就没有戴清蝉了,她去“好又多”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坐游5自己回去了。


吕猫开始有意识的把女生的信分做两份,戴清蝉的信不再叫贺琳达捎了,而是留在自己手里,上课的时候亲自交到她的手里。每次吕猫心嘣嘣跳着把信送到戴清蝉的座位上时,脑子里是空白的,每次只能嘴里挤出:“你的信。”还等不及戴清蝉做出任何反应,吕猫已经像受了惊吓似的跑走,有时候还不小心在桌子角上磕一下。

一天,隔壁203寝室的秋丁在203直言了对戴清蝉的好感,并宣布要追戴清蝉,从今晚做起,约她去杭州乐园玩。202和203就隔了一层木板,中间还有一个小门相通,这么大的新闻当然像在水里投下一颗好大的石子,即使有门也阻挡不住波的衍射。吕猫当然在不爽之列。202的其他人似乎也为吕猫不爽,于是203支持秋丁,202支持吕猫,两宿舍都扬言要击败对方。不过是大家在没有娱乐情况下的一个乐子。秋丁后来由于打游戏降级,淡出了大家的视线,吕猫却改变了将近三年的生活。

后来的几年里,吕猫在打拼着一个浙大人的梦,实现了很多也破灭了很多,凌驾于所有梦想之上的,是一个吕猫永远也没有实现的残破的理想,要面对的,是一个吕猫早已看透却不想承认的现实。
似乎开头就注定了结局,还是性格决定了缘分。戴清蝉身边的帅哥走马灯似的换过,每个人都像流星,不变的是吕猫在背后默默注视的眼睛。每当有人惊诧的说,“吕猫,你和戴清蝉不是很熟吗?”吕猫说:“我比你还惊诧,一个和我没有说话超过3分钟的女生,一个我从来没有了解过的陌生人,我把她当作了最熟悉的人。”这也许是最陌生的熟悉人。


这部回忆录是一个人的奋斗,却承载了沉重感情;这个故事没有女主角,却一直有一个女人。
发生的很多事情,吕猫情愿把它记在心里,那些像葫芦一样,摁在水里又浮上来的往事,吕猫只想它们尘封在自己的记忆,不想有第二个人去打扰了它们的安宁。如果非要给这样做寻找一个理由,吕猫认为是他想使回忆录里没有斑点,而从此使自己变的高尚。
蒙蔽任何人,不能蒙蔽自己;当年少轻狂成为悔恨,当轻率使你身败名裂,当笑容不再真,当决心化为灰,总有人要为成长买单。


不到上海不知道钱少,不到202不知道“官”小。下红房202一下子变成了之江的“中央党校”,最低的干部是课代表。解晓从老师那里拣来一个浙大爱心社的社长做,接过摊子的时候是一个响当当的浙大十大优秀社团。苏康,宛铭和司马凯做了隔壁203寝室侯伟涛的小弟,为之江足协鞍前马后的跑,都混了秘书长,公关部部长什么的当。后来算来算去少了一个拿钱袋子的,就拉了文涛做财政部部长。高朋云是全之江的香饽饽,三四个社团拉他去做宣传部长,从此202的八仙桌上常常摆着大幅的海报纸和五颜六色的画笔,他的部员们等吕猫他们不在寝室的时候几个人就铺开画纸在那里画啊画。
吕猫因为喜欢下象棋,就和机械系的唐伟,化工的几个学生乘着风办了个“之江棋社”。
大家憧憬着“锻炼能力”。
之江的社团,开始对吕猫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来自吕猫对帮派的崇拜。那神秘的在欧洲的大学里流传了几百年的兄弟会,隐修教会;拉deng逃命而去,群龙无首却一直是一个不散的体系的基地组织;发源于美丽的西西里,随着意大利移民到达美国的黑帮教父,尤其是银幕中睿智又不失慈爱的教父,是吕猫一直学习的榜样;还有影响吕猫高中成长的古惑崽,还有山口组。。。。
创立自己的邪教,在中国已经被李××捷足先登了,不能怨天尤人,生不逢时,现在就有机会摆在你面前。
当上这个只有100多会员的副社长,吕猫才体会到李××的苦。
每要办一个活动,吕猫都要事先写一两页的活动申请书,时间,地点,目的,意义,老八股样样全;最难的是找到审批活动的学工部的老师。
那位老师常常引起吕猫对接触到的两个部门之间的比较,他做学习委员常常要打交道的教务部和社团工作接触到的学工部,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教务部里的老师完完全全的务实,考虑任何问题无不周到,通知无不翔实,老师们没有一点点架子,就是吕猫一年后搬到紫金港去的时候,那个在之江教务部工作的中年老师每次见了吕猫都要亲切的打招呼。而学工部老师手里小小的权力已经使他忘乎所以,每次办活动,都要费很多周折才能找到他,“申请放这儿吧,我以后会看。”等他看的时候,棋社想办活动的时间已经过了。其实,后来知情者告诉吕猫,只要给他送一条好烟或者好酒,活动想什么时候批就什么时候批。
之江短短的半年社团经历,吕猫除了跑腿的能力有所加强外,感觉人其实变的更傻,原来所想的能力不知道锻炼在哪里。半年的经历也使吕猫形成大学里重要的一个准则:好好学习,不要奢望能力。

(www.zjush.com)

TOP

浙江大学里的故事(11)

11.
之江的冬天到了,吕猫的第一个绿树红花的冬天。北方的此时,已经满眼衰败,树已不再是那树,花也不再是那花;而南方依然生机盎然。
最近霍小雪的信也越来越频繁,里面的内容吕猫看了有时候不知所云,有时候说她郁闷的不得了,又逃课了;有时候说她看了桥就想跳下去。这个女人真疯了,吕猫就拿起电话来,拨通后,接电话的都是熟悉的河北口音。“雪子,你的电话。”那边有个人跑过来,“喂”,很熟悉的霍小雪的声音。你不是还活者,没有跳下去啊。那边就咯咯笑,吕猫一听到她的笑声就联想到霍小雪笑的时候露着牙齿,她的牙齿参差不齐,像小孩子的乳牙。问她为什么郁闷,她就是不说,只是叫吕猫讲浙大里的有意思的事情。霍小雪听了,连连叹气说我要是也在杭州有多么好啊。
吕猫不知道她为什么郁闷,也就不再回信,有必要联系了就打个电话,霍小雪的信更加让人看了不解起来。

吕猫,萧琼冠,王文涛和高朋云因为有相近的家庭背景,有更多的共同的语言而渐渐形成了一个铁四角的小圈子。有人说,四角还铁什么铁啊,太容易变形了。铁四角后来终于崩溃,但是大一的时候大家还是彼此坦诚相见,一起吃一起睡一起玩一起上街,上课的时候也是一个人轮流给四个人占座。
占座绝对是体力活,教室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不但要保证已经在门边适当的位置上,还要勇敢的奔向目标,像散财童子那样把手里的一堆本子慷慨的撒到每位课桌上,但那个手忙脚乱的姿势根本不能跟散财童子比。
占座还要起的早,有的教室开门开的早。起床早的人都要得到额外的奖励,把室友们的本子带到教室里去。一个本子,就是占有一个听课最佳位子的通行证。经过长期观察,吕猫认为第三排第四排是最佳的位子,既听的清楚又有前排同学的掩护,可守可攻。列位看官,同意吕猫这个结论的请举手。

吕猫几个还是狂热的逃票一族。
之江座落在鲁智深圆寂,武松出家的六合塔畔,之江的学生完全把它当作了浙大的花园,有同学来杭州玩,六合塔做为浙大的一部分是必须参观的。从下红房到六合塔的小塔林,走山路一刻钟就可以到。但是吕猫他们第一次去居然在山里转了一个上午。逃票是一种风气,没有人认为是不道德*—*,在88上大家认真的记下逃票的经验,画出精确的路线图,热心的指出一些小tip,哪里铁丝网上有漏洞,哪里少了一根栏杆,哪棵树上有一个绿色的油漆斑点是选择岔路口的标记。这种经验成为浙大的文化,大家及时更新着经验并做为浙大的财富代代相传。
逃票像吸毒一样上瘾,吃惯了免费午餐突然要买门票绝对是伤感情的。吕猫们越逃越上瘾,要掏钱才能进的景点一律不care。后来逃虎跑,逃云栖,逃植物园。最ft的是逃云栖,走了一上午的山路,在群山中穿梭,后来出来的时候发现门票才两块钱。

吕猫高三用的一面蛋圆的镜子,带到了杭州,放在八仙桌上自己的位子上,每天早上洗漱完后用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镜子背后贴的那个女生太漂亮,高朋云每次都用吕猫的镜子,每次用完后随手放到自己床上。吕猫洗完头蓬头跑进来,镜子遍寻不着。后来吕猫每天早上梳头都要到高朋云“借”镜子。一天,吕猫小心翼翼的问,“那是我的镜子吗?”“我没有镜子嘛!”得到这样的回答,吕猫想,我现在也没有镜子了,我到哪里rob来一个呢,就到超市花了几块大洋买了一个新镜子,那个镜子就留给高朋云了。吕猫常想起他那面陪他走过高三的蛋圆镜子来。

微积分的作业占据了大一上半年生活的大半,当邵剑老师在黑板上用闭区间写下[1,20]是今天的作业后,同学们都知道已经制订的很多玩的计划已经流产。吕猫的生活就这样被微积分和社团活动充满着,没有找到大学该有的自由,没有个性张扬的空间。转眼圣诞到了,圣诞之后就是考试了,所以吕猫想好好利用这回家前最后的时间,给半年的生活添上一道精彩。
圣诞前夕下午,吕猫坐上去绍兴的列车了。一个人,有完全自由的感觉。

当火车离开杭州的时候,吕猫感到了空气开始变的清新,风景已经不同,这一天多的旅游必定会给自己注入新鲜的血液。
吕猫后来完全喜欢上了这种自己玩的感觉,当收集的到过的地方的地图开始由一两张变成厚厚的一个文件夹时,当每走完杭州的一条街道一个地方,被吕猫用有颜色的笔做上一个标记的时候,吕猫的阅历开始丰富,眼界不再是以前在平原长大的那个土里土气的孩子。祖国的山川不仅仅哺育了吕猫的身体,更强健了吕猫的精神。

火车从东站开出,驶向萧山方向。穿梭在一个山谷里,山谷里火车轨旁边一栋栋跟杭州的时代不协调的低矮的小灰楼,这种每天在火车隆隆声中的生活对吕猫遥远又亲切,遥远在吕猫家附近并没有火车轨,亲切在吕猫回想起电影里的很多熟悉的镜头,从小长在铁路旁玩大的孩子们,晚上听着火车鸣笛在灯下做作业的中学生们,扒上一列货车随车到其他的城市已经长大的阿飞们。。。
穿出山谷,就开上了钱塘江大桥。并不宽阔的江面,火车在上面一驶即过,之江校区近在咫尺,吕猫却看不到,全隐到茂密的树木中去。只有一座钟楼的红色尖顶披着落日的光辉,陪衬着旁边高大的六合塔。一切都是朦胧的红色,一切都是那么美,一切都是那么和平静谧。这幅落日钟楼刻在吕猫大脑的底片上。
到绍兴已经是八点多了,下了火车,绍兴是个小站,车站里黑洞洞静悄悄的,在车站买了一幅地图在昏黄的灯光下却无法看清。
吕猫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里了。南方的冬天,夜稍稍有点冷,天空晴朗的可以看到跟家乡一样美丽的星空。
像那时候没有多少钱的大多数人的想法一样,这一夜吕猫打算在网吧度过。可是出了火车站的大街上满是美容院,理发店——为什么?为什么?绍兴当地人理发有这么大的需求?吕猫当时并不知道原委,还以为是绍兴特色拿去给别人讲,被狂bs。
七拐八拐,为了找到一间网吧,吕猫在路上向路边那些戴毡帽的老头们打听着,好不容易找到了。推门进去,里面好暖和。
上了一会儿网,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qq聊天记录删掉,要是自己的qq密码在这里被偷了可不好玩。然后百无聊赖的关掉电脑屏幕,发呆。在这离家千里之外的网吧里突然开始想家,家里带味道的暖气变的亲切起来。那是一个充满着妈妈的絮叨和可口的饭菜,可以为自己避风遮雨,可以晚上理直气壮的推开门的安乐窝,而现在这个网吧,自己只是一个过客,脚下没有一寸土地属于自己,一个要交钱才能进来的地方,这里没有安全。亲情无价,人情冷暖,一齐涌上吕猫的心头。
那个想着妈妈,整休没有睡好的夜晚,后来吕猫写了一篇英语作文,被英语老师表扬并打了满分,是吕猫英语作文唯一满分的一次。

第二天一大早六点钟,天才蒙蒙亮,街上连扫大街的都没有出现,吕猫已经背着背包走出了网吧。昨夜没有睡好,但精神却很高涨。毕竟,来到了古越国的中心。
沿着那条宽阔的大马路走着,一边走一边看地图设计着路线。很快,路上行人多起来,一家早餐店也开了,吕猫走了进去。
旧旧的饭桌和长条板凳,吕猫点了一份粥,茶叶蛋和一小碟咸菜。真的好吃,付帐的柜台居然是鲁迅笔下的那个半人多高的,像当铺的柜台那样,很便宜,吕猫没有想到能有这样的机会吃上地道的绍兴小吃,和一个普通的绍兴市民一样,平静的在这爿老店里享受早餐,然后开始一天的忙碌。
绕过经历了上千年沧桑的老城墙,穿过一条门高府深的巷子——吕猫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大的宅院门,透露着古代的贵族没落后的旧日繁华,在这么高这么宽的门前,吕猫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渺小——很快,吕猫就觉察到自己高估了这座老城的规模,用惯有的估算杭州地图上图上距离来估算绍兴地图上两个地点之间的距离,是完全的错误,是自己走的太快?不是,是绍兴太小,从火车站居然很快步行到市中心了,咸亨酒店和鲁迅故居就在眼前了。
咸亨酒店前一尊孔已己的铜像,弓着背等着人们和他留念。时间已近中午,酒店里挤满了人,没有位子,在外面也摆出了桌子,生意真是红火。托鲁迅老人家的福。
三味书屋和鲁迅故居是一张联票。进三味书屋要踏过搭在一条小河上的木板,小河里栓着一条乌篷船。看到这条小河不禁感觉物是人非,鲁迅还在时这里只有河,一条宽宽的大河,鲁迅坐船从家到三味书屋去。如今,大河已经填平修了今天这条柏油马路,河被挤到路边变成了小水沟。
看到了中学课本上那只肥肥的梅花鹿,也看到了百草园,感叹鲁迅家原来真富,现在这么大的一套宅院,有着数不清的配房和大大的花园,又在市中心!
中午在这里稍事停留,下午去了大禹陵。踏上会稽山顶,绍兴小小的城区全在脚下了,这种登高望远的感觉半年前在登窦氏青山的时候有,但是今天更壮阔。纵横的街道在这里看来只是一横一竖。向北边杭州的方向望去,肥沃的水田绵延到尽头,这里孕育了中国灿烂的文化,出了数不清的名人,一方水养一方人。
坐在大禹铜像的脚面上,临风思念,看着脚下这一片河山,感慨祖国江山多娇,也觉得自己应该做一番事业,才不愧是这片河山的子孙。

(www.zjush.com)

TOP

武邑中学的校区,使后来吕猫常常喜欢看韩国旧年代的电影。在地图上,武邑和汉城是几乎同一纬度的,所以房子气候什么的都很相近。在那种怀旧电影里,灰蒙蒙的天,白色的楼,外面的油漆斑驳的几乎掉光,使吕猫很容易回忆起高中的生活来。
conpro 发表于 2006-3-30 23:41



    原来是布袋MM的学长平方。

TOP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