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苏步青教授在湄潭

苏步青教授在湄潭

作者: 邵金霞

  只要一提起东方第一几何学家,只要一提起苏步青教授的名字,只要一提起苏步青教授在浙江大学所作的贡献,"求是"学人都会流露出崇敬之情。正是苏步青这样一批知名教授在国难当头、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放弃了在国外舒适的环境和优越的物质条件,紧紧牢记科学救国的宗旨,毅然回国,到浙江大学致力于教学和科研,为国家培养了众多的科学技术人才。竺可桢校长团结像苏步青一样的众多名教授,经过不懈努力,使浙江大学由一所普通地方大学迅速崛起为全国四大知名大学之一,赢得了"东方剑桥"和"民主堡垒"的美誉。创造了一个当时情况下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高等教育的成功范例,为日后新中国成立、振兴祖国的科学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苏步青教授1902年生于浙江平阳,1931年毕业于日本东北帝 国大学研究生院,获得理学博士学位,成为在日本获得这个学位的第二个外国人(第一人是陈建功)。当时的日本和中国报纸在醒目位置,刊登了这一消息,北大、清华、厦大、日本东北帝大纷纷向苏步青发出聘书。
  然而,苏步青一一谢绝这些聘请。因为两年前,他与陈建功有约在先。他的同学、同乡和好友陈建功,在日本东北帝大研究生院毕业向他告别时说:"北大、武汉大学、日本东北帝国大学等大学都有聘书给我,论设备条件、工资待遇,新建的浙大最差。"
^^^^^^^^^^^^^^^^^^^^^^^^^^^^^^^^^^^^^^^^^^^^^^^^^^^^^^^^^^^^^^^^^^^^^^^^^^   
  "到浙大去!"不等陈建功说完,苏步青就打断他的话,说:"你先去,我毕业后也来,让我们花上20年时间,把浙大数学系办成世界第一流的数学系,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人才。"
^^^^^^^^^^^^^^^^^^^^^^^^^^^^^^^^^^^^^^^^^^^^^^^^^^^^^^^^^^^^^^^^^^^^^^^^^^^     
  苏步青在日本东北帝大毕业后,亲友、同学、老师纷纷来挽留他说:"中国军阀混战,政局动荡,回去后吃苦不说,学术上的辉煌前程也要被断送。"苏步青却坚定地说:"我的祖国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不能袖手旁观。"这样,苏步青毅然放弃了日本亲友和老师的挽留,以及其他学校的聘请,只身来到浙江大学。
  一到校,便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
  然而,当时国民 党反 动政府十分腐 败,不重视教育,致使国立浙江大学办学条件十分艰苦,学校常常发不出工资。有时欠薪一拖就是四个月。苏步青连自己养活自己都非常困难,只有靠哥哥救济维持生活。到了第五个月,他便想离开浙江大学。当时代理校长邵裴子赴南京国 民党政府讨经费匆匆赶回,听说苏步青要离开浙大的消息后,一清早敲开苏步青的门便问道:"听说你要走?""是的",苏步青回答。
  "你走不得,你是我的宝贝!"
  "真的是宝贝吗?"
  "真的是宝贝。"
  "那好,我不走了,但我有妻儿在日本,我得去把他们接回来。"
  暑假里,苏步青去日本接回妻儿,就死心塌地在浙大工作。短短的六年间,苏步青教授在微分几何方面做出巨大成绩,并与陈建功一起从教学研究出发,开始创办科学讨论班。这在中国也是一种首创。通过科学讨论班的举办,为学生今后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培养了学生严谨的研究态度。   
  正当浙大数学系开始出现欣欣向荣的好局面时,抗日战争爆发了。1937年11月初,日寇飞机对杭州进行轰炸和空袭。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铁蹄蹂躏着美丽富饶的人间天堂。为了浙大师生的安全,为了浙大学子能在战乱中继续学习,不致荒废学业,浙江大学在竺可桢校长的率领下即将被迫举校西迁。
  恰在此时,一封特急电报送到苏步青手中。日本东北帝大再次聘请苏步青教授前去该校任数学系教授,各种待遇从优。可苏步青教授却对这封聘书置之不理,并叫夫人抓紧做好西迁准备。这时,有人前来劝说苏教授说;"苏先生,你夫人是日本人,日军来了也不会对您怎么样,您何必要西迁呢?"可苏教授却对来人义正辞严地回答道:"你想叫我做汉奸吗?"    紧接着,苏步青又收到一封从日本来的特急电报,电报告示,岳父松本先生病危,要苏步青夫妇速去日本仙台见最后一面。   
  苏步青手持电报,思绪万千,经过深思熟虑后,将电报交给妻子说:"现在这个时候,我不去日本,你去吧,我要留在自己的祖国,随竺校长西迁。"苏夫人毫不犹豫地说:"我跟着你走。"正在此时,苏夫人又刚刚分娩,不能一起西迁。苏步青教授只得将妻儿送到平阳老家暂时避难,然后随着浙大西迁,经过2600余公里的长途辗转跋涉,最后到达贵州遵义和湄潭建立临时校舍。暑假期间,他又返回平阳将妻儿接到湄潭,与著名物理学家罗宗洛一家住在湄潭朝贺寺的一间破庙里。   
  由于国民党反动政府的不抵抗政策,美丽富饶的中华大地逐步沦落在日军的铁蹄之下,后方经济逐渐崩溃,物价飞涨。像苏步青教授靠工资收入且多子女的家庭,一人的工资,完全不能糊口。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存,苏步青教授只得上街买了锄头、粪桶等工具,在朝贺寺前开出半亩荒地,种上蔬菜、红苕。每天下班,忙着浇水、施肥、灭虫,俨然一位菜农。由于他对菜园的精心管理,因而蔬菜长势良好。这样弥补了家庭粮食之不足。有一天,湄潭街上菜馆蔬菜断了供应,还从他这里要去了几筐花菜。正如他在一篇回忆录中写道,一谈到菜根香,我就想起了抗战时期随浙江大学"流亡"到遵义附近的湄潭的情景来。那时,一家八口在破庙安身,生活困难,吃地瓜蘸盐巴过日子,总算熬地来了。我刚满40岁,在庙前开垦出一块大约半亩的荒地种蔬菜,夜晚在桐油灯下还要吟诗作乐:
  寄生破寺复何人,眼底河山一片新。   
  莫道桐油灯影淡,如今放焰暖生春。   
  
  半亩向阳山,全家仰菜根。   
  曲渠疏雨水,密栅远鸡豚。   
  丰歉谁能补,辛勤共尔论。   
  隐居那可及,担月过黄昏。    
  
  一天傍晚,校长竺可桢漫步到破庙前,看见苏步青正在挑水种菜,苏夫人把最小的儿子背在背上,正忙着烧饭,锅里全是萝卜叶和发霉的西苕干。"怎么回事?"竺可桢十分惊愕地问。苏步青回答道:"我家孩子多,薪水全拿来买米也不够吃。地瓜蘸盐巴已经吃三个月了。"  
  "那怎么行?"竺可桢紧锁双眉,想了想说:"你不是有两个儿子在附中念书吗?我给他们在学校供应饭吃。"苏步青儿子拿着竺可桢校长手书找到附中校长。校长说:"可以,但按学校规定,你们必须住校。"苏步青拿不出多余的被子给儿子到学校住宿,于是向竺可桢校长说了自己的具体情况,竺可桢校长亲自出面对附中校长说:"我特许他们可以住在家里。"由于生活紧张,苏步青的一个儿子出世不久,因营养不良而夭折。
  随着战事紧张,物价迅速上涨。作为数学系主任的苏步青教授,上课也没有一件完好的衣服,经常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衣服上讲台。当他在黑板上画几何图形时,学生们对着他的背,指指点点说:"看,苏先生衣服上的三角形、梯形、正方形,样样俱全,还有螺旋曲线!"
  艰难的衣食住行。没有把苏步青教授难倒,因为他与求是师生有一个共同的信仰:在科学领域,只有不怕困难,踏踏实实去探索,求是、求真,才能走在科学的前沿!为祖国的未来贡献力量,是最美好的事业。"求是"精神,就是奋斗精神、牺牲精神、革命精神、科学精神。正因为苏步青教授坚定的信仰和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使得湄潭的观音洞、水硐沟、百鸟归林和风水联堡(党家沟)、西来庵等名胜古迹成为他与教授们课余吟诗结社、品茶论学、自得其乐的地方。在湄潭短短的7年间,他与他的学生在微分几何上开创了一个新境界,被国际数学界称为"浙大派",与美国、意大利两学派鼎足而立。他本人则被称为"东方第一几何学家",先后发表论文160篇,专著7种,数学教材多册,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声誉。正如英国著名生物学家、皇家科学院院士李约瑟在1945年英国《自然周刊》上发表的文章写道:
^^^^^^^^^^^^^^^^^^^^^^^^^^^^^^^^^^^^^^^^^^^^^^^^^^^^^^^^^^^^^^^^^^^^^^^^^^^
  "在重庆与贵阳之间叫遵义的小城里可以找到浙江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四所大学之一……遵义之东75公里的湄潭,是浙江大学科学活动的中心。在湄潭可以看到科学研究活动一片繁忙紧张的情景。在那里,不仅有世界第一流的气象学家和地理学家竺可桢教授,还有世界第一流的数学家陈建功、苏步青教授,还有世界第一流的原子物理学家卢鹤绂、王淦昌教授,他们是中国科学事业的希望"。 ^^^^^^^^^^^^^^^^^^^^^^^^^^^^^^^^^^^^^^^^^^^^^^^^^^^^^^^^^^^^^^^^^^^^^^^^^^^
  是的,苏步青教授在湄潭短短7年时间,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与湄潭人民相濡以沫,患难与共,度过了难忘的岁月,给湄潭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湄潭短短的7年间,苏步青教授所创造的一系列科学业绩,将永远载入中国科学研究的史册。

真的很敬佩苏步青教授!感谢他为浙大所做的贡献!做为一个浙大人,我们有义务为浙大的振兴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无论走大哪里,我们都应记得,我们永远都是浙大人!求是,永远都是我们的目标!

TOP

Is ZheDa still on the way of QiuShi? Well, I can not blame ZheDa. But the way of most univs in China is not a real QiuShi way. Most of them are boasting themselves.

TOP

有谁知道什么地方能买到《苏步青业余诗词选》?
本人若干年前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偶尔读到了此书出版的消息,有两句我很感动,“东西曾共万千里,苦乐相依六十年。”这是苏老在松本夫人去世时写下的。
每次回国我都去书店找,结果很失望。这么好的书为什么找不到呢?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