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王成军:人间有味是清欢 ——浙大往事

人间有味是清欢 ——浙大往事

作者:王成军
来源:浙江大学报

  是坐在阳台上沐着日光浴懒散的看些闲书,还是坐在电脑跟前的音乐之声里敲点文字,这对于我是一个问题。室友的来自江城武汉的电话打断了我的思绪,一晃已是四年多的时光过完了。这时,我才知道朋友们都已一一离开了,而自上次我的毕业茶聚六七友人彻夜长聊,至今也已将近一年有余了。一度曾经勤于笔耕、喜好写作的我,竟未为此动过半点笔墨了。

  回想这前半生不停的漂泊动荡,也还一直践行着一个底线的理念——我决不会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五年,这样也才觉得尚且俨然更希望的活着,尽管这所谓的希望也时常成了欺骗。三年前,我曾到过一个叫做浙大——而今我却只能称其为母校——的地方,那时我们住在她的西溪校区3号楼——一层二层住博士生,三层四层住留学生。西溪,如同她的名字一样婉约漂亮和蜚短流长,美女如云和故事发祥。而这一切,对于一个北方人来说,它仿佛铸就了如同谜或雾一般的境地——南方毕竟就是太南方了,何况这又是在温柔富贵的江南梦里水乡呢?

  至今记得刚到浙大的情景来,早春二月,寒意未尽,然校园里却是绿色掩映、郁郁葱葱,久居北方的我才知道,原来杭州竟是一年四季常绿着的!于是便有了时常在傍晚时分,三两学友同窗相约西湖边留连漫步的光景来。第一次见到西湖之时,她仿佛有着一种人间神迹般的美,那情那景,令我震撼,也从此有了一段终生负载的印象。偶有心情了,我甚至也会在回来途径松木场的路上,买些小青菜或菠菜在我的电饭锅里,煮些北方面条以喂养一下辘辘饥肠。对于一个像我这样的天生面条命而言,那也便会无疑又多出一重难得的歆享与福祉来。

  楼下便是一个很大的运动场,下午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些人在那里噼里啪啦的打排球、羽毛球或踢足球。有时,我们大家也竟能分享起他们的一系列快乐来!打完了排球,天色已渐黑了,夏天里围坐在球场的水泥地板上,吃着西瓜、喝着清茶、谈天说地、山南海北、没完没了之后,我们一起唱男女对歌、跳起了欢快的舞蹈——至少在我的心里起舞飞翔。生活真美呀,就是那样的,我们一群年轻人敞开了心扉,紧紧的围坐在了一起。那是一种自我封闭心灵所寻找到的生活,踏破铁鞋,觅它无踪,不想在那竟得来全不费功夫。世间匆忙,我也实在想象不出能有什么其他的堪与口无遮拦、心无遮拦的年轻人聚会更为美妙的盛事来!而今忆来,境迁时过,年老无数,再寻无着。

  接下来的第二学期,我们便被通知搬到玉泉。没想到刚一住下来的第一天夜里,便发生了一件震惊世界的事情。午夜的收音机传来911的消息,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跑去楼上楼下确认个究竟,可是还是没有去——不想惊扰了别人的灵魂休息,毕竟大家都是这世上一群受苦受难的人,就像失去了牧人的羔羊。然而,这会再回忆起来,使我不禁念及一部大概是叫《发条橙子》的电影里的画面,闪镜一样,寥无了踪影。人世间还不就是这样,灾难厄运随时都可能降临,可是我们第二天清晨一旦睁开了眼,还是得努力着活下去,管它是站着、躺着、爬着、滚着、哭着或笑着呢。若说蜉蝣朝生夕死,那么可说人生便是一个孩子,尚能偶尔偷着出来玩乐一下而已。
  能够住在玉泉的人是幸福的,院墙后面便是老和山,老和山的后面便是植物园,植物园的出口不远便是岳庙下西湖边,通连着给了我人生难得的舒畅与自由。有时没事了的时候,我总爱在那一爿秀水清山里漫步穿行,给我灵感、赋我心境、护我成长。我甚至在想,若不是那山那水那园林那人间天堂,我断然也写不出后来的那多隽永文字来。来风城后,我一直的惦记着它,以及那些和我曾经同行或擦肩而过的学子仁人,无论风雨,无论变换,闷了之时,总可以去寄情登山,而现在却总也不能了。上个月的一次与同事的闲谈中,听他畅想着将来能够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大学和城市里教书生活、抚儿养女,我不禁又一次怀念起浙大后山和玉泉植物园来。

  浙大期间,我曾多少次骑着自行车奔驰在华灯初上却也溢彩流光的杭州的路上,去赴那一场场心灵与心灵的契合和约会。那时节,我们谈的很多很多,纵横捭阖,意气风发,文字激扬,以至于我们全忘了我们自己!是啊,我恍惚回到了那些理想中的大学、圣洁的土地,而我也只不过是又一不小心惊动了那个未曾泯灭的沉静婉约的梦。有两次对我影响颇大,一次是青年学者罗卫东在三联书店主讲的,另一次是汪丁丁、周其仁两先生在枫林晚书店联合主讲的,那也便是我一生中学术生涯肇始的难得的精神的碰撞与洗礼了。汪的轻灵飘逸、磅礴大气,周的沉稳扎实、随和亲切,罗的风趣幽默、良师益友,那一切都是如此的优雅、高洁、纯粹与率真。

  2003年是我最为辛苦的一年,也是最为开心的一年。辛苦在于还不知道如何真正下手博士论文的时候,压力便不期而至了——母亲的脑部肿瘤先后经受了开颅和伽玛刀两次手术,负债累累。春天里,窗外柳絮飘飞,我便把自己拴在室内,硬着头皮慢吞吞的一口气啃了250多篇英语文献,有的文献是那么的长!然而,暑假前,汪丁丁为首的跨学科中心学术活动已经开始了,暑假后,史晋川领衔的浙大民营经济研究中心双周活动也开始了。尽管博士论文的书写很艰涩很紧张,可我还是一一参加了那里的活动。如果说,在浙大我曾经有种朝圣者的感觉的话,那便是跨学科和民营双周了。一次次激烈的辩驳,一位位大牌的教授,一场场精神的洗礼,一回回丰盈的记忆使我不再心灵枯萎和苍白,令我感到活着的一些个意义来,与某些伟大的大脑同处于时空一隅,不管世间沧桑巨变、外面风雨漂泊,都记惦我尝来过,终于是那么的难以割舍浙大了。就像现在,我还经常光顾访问浙大的BBS和经济论坛,为的还不是对于那些好日子的回忆,并期待着在这个网络的空间里与那些心仪的学人邂逅相逢。

  重要之处在于是他们,这些学人将Studying Group和Workshop的口述传统又一次引进或恢复了过来,这一点对于中国大学无疑将起到推波助澜、兴风作浪的作用——没有这些,试问当下大学品质提升问题何解?记得看过一篇文章,讲的是“汪丁丁之于浙大无异于带来了一个难能可贵的‘鲇鱼效应’”。其实,我倒是觉得,更为“鲇鱼效应”的是周其仁老师的产权/制度经济学课程,原意是只为本科生开设的,却弄得偌大的阶梯教室挤的水泄不通,硕士、博士以及外专业的学生便早早的挤满了座位。一个好的大学有了“鲇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往往没有这样的“鲇鱼”,因为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对于某一个人却常常是巨大而深远的。至于我本人最后的选择,把教师作为自己的职业,无疑是受到了其仁先生的讲课和丁丁他们的授学方式的触动感染。

  一般的说来,3年能够博士毕掉业是很难的一件事情,而在我被问及缘何3年得以如愿时,他们哪里知道我是三年的三个春节都是在浙大度过的呢?第二年的寒假,我从省里医院看了一段时间的妈妈后,便回到学校。难怪联想的柳传志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中国还未完全成长和壮大起来的时候,我们的压力和危机便接踵而来了。”于是,我对自己说,只要在接下来的一年内不生病的话,我想总还是有可能按期提交毕业论文的。总算赶在圣诞节前夕如愿递交了博士论文送审,而后也总算擦过了匿名专家的挑剔眼神,能得以在2004年早春三月通过艰难的答辩。

  在浙大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浑然幸福并舒心快乐着,虽是等待送审的结果有些焦急,可毕竟也就那么的大致差不到哪里去了。我们几位过年留守族和楼下看门的大伯一起打扑克、看电视喝茶聊天……我也总可以放心舒坦地看几页不带什么功利色彩的自己早就很想看的书了。于是,我终于有幸结识了向往已久的布罗代尔的《15至18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和石霓翻译的《容闳自传——我在中国和美国的生活》,这一切,可谓把我一步步拉上了经验——历史、自由——解构主义的演进思路,而最终摒弃了理想——人文、精英——建构主义的沉斛滥觞。

  几年前,南京大学的一位朋友就曾对我说起过,“应该感到幸运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盛世,盛世当写赋。”网络拉近了距离,google让我知道了一切。去浙大之前,我不知道哪怕最简单的电脑操作,离开浙大后,我却能借助于网络宽带时常穿梭访问浙大缥缈水云间(BBS)和经济学院论坛。虽与母校山水相远相隔,然却能实时知道母校里发生的事情,这该是一件不可思议然却家常便饭了。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博士双周论坛初创草行的前几期,我是一直参与的并作了第一期的主题发言,后来鉴于论文的匆忙,几乎不再参与了。现在,它已经很有些气候了。上周末,我接到了紫金港新青年学社的邀请,让我去作个发言,他们不知道我已离开半年多了。尽管如此,对于这样的一个曾经客居浙大、而今漂流在外的异乡人,这足以令我感动不已、默然心向了。

  人生而在于“危险的生活”之中。惟其如此,我也才试图理解并且明白了人生的蕴味真相及其揶揄反讽——“认识了,并且尽可能的成为你自己”。

  也如德里达2005年初逝前所言:在我留下(发表)“我的”书(没有人强迫我)的时候,我像这个不可还原的、永远学不会生活的幽灵变化,显现——消失着。把书写与思索当作一件艺术品来赏玩,生命也便赋予存在意义和成长意趣。为此,愿意呼吸并深切存在:一边听着音乐,一边看着书,默默的流着泪,我沉浸在生命的幻梦与迷醉中······

  但念其
  有情义来担当
  集百草
  都让这世界香

    * like卡布奇诺
很喜欢这个题目
人的一生是需要时不时地停下来,回头梳理一下的
    * 2006-8-23 15:57

    * 霍夫曼Leeport
好文章,顶一个~
    * 2006-12-3 11:57

    * 花朵2007
楼主的文笔好得那是天上了得
呵呵
好精彩的人生 好深厚的积淀
外稳内慧的自信 游刃有余的自在
多么令人羡慕的状态!
    * 2006-12-12 21:43

    * 马里兰上空的鹰
文笔不错~
    * 2006-12-15 18:50

121.36.151.*        
佩服,
在并不舒适的环境下,感受到了如此的清澈和明净.
你的脚步是如此的坚实,脚印是如此的深重.
好好的,年轻人.
    * 2006-12-16 14:33

    * mathematicsn
我还是比较喜欢A笔下的浙大往事
    * 2006-12-17 19:37

60.17.142.*        
顶。写得贼好
    * 2007-3-31 21:56

219.239.227.*
总觉得浙大的人文氛围很浓厚的
    * 2007-5-4 13:20

    * 江湖游侠1987
19楼
顶一下!!
爱死浙大了!!
    * 2007-6-24 12:25

59.58.56.*
看到我心酸。。
http://tieba.baidu.com/f?kz=99502799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