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现在是冬天了,昨天重庆的街头很多卖梅花的“棒棒”,
闻着熟悉的香味,好象又回到了七舍

TOP

来美国后的一次, 从朋友那里借到一盘录像带, 是关于重庆棒棒的, 很感人。 曾有冲动, 到重庆玩玩, 然后试着去做几天棒棒, 一定很有趣。 至于七舍, 记忆也很多啊。 有次在七舍北西门骑车摔了一跤, 因为地上有沙子, 转弯的时候失控。 这是我在浙大十年骑车摔的两次中的一次。 咱曾经从教八一直到校门口不用手抚车把,一路飞奔下来。 我还在七舍里学过气功。 还有位广东的小弟弟一直邀我学武术。 可惜,七舍不如九舍, 因为每逢下大雨, 九舍总可以看见楼后面“黄浪滔滔”, 七舍少此一景啊。

TOP

前面有学弟说7舍旧了,没有以前风光了。其实,7舍从来没有新过,只是每次老生毕业,新生入学,每座旧宿舍都会粉刷一遍,住在里面冬凉夏暖,足够“饿其体肤,劳其筋骨”。
7舍的妙处不在于新旧,而在于它是独一无二的7舍罢了。91年住进7舌4楼,见阁楼的门被木板钉住,辅导员适时地说:此处文革时死过人。同时作举双手、翻白眼、吐长舌状。从此,路过阁楼总觉有股冷风从门缝里吹出来。此后半年,阁楼门保持完好。
某日,有胆大好事之徒撬门张望,无鬼;翌日,持手电入内10米,完身而退;三日,踏遍阁楼,解放阁楼。从此,阁楼门前平台成为吉他演奏台;阁楼里添置冲洗设备,成为摄影课天然暗房。阁楼内外一片歌舞平升,热气腾腾。
之后更发现,从阁楼拉电线到房间是最短距离,通宵有电,只是这个电只能点灯,不能用电扇、电视。
之后,走廊的天花板被踩穿,阁楼门又被钉上。
我们的活动地盘开始转移到3楼楼顶...........


TOP

What!!! "也可以去裸泳(我想大多数朋友们都没有这种经历吧,我们机制911、912的就经常去--晚上)" I want !!!!!!!!!!! But I dare not. No such kind experience.

TOP

96年毕业,98年第一次回浙大。那晚9点来钟,我敲开3035的们,一干鸟人上网的上网,游戏的游戏,闲扯的闲扯,都很热烈;待我很礼貌的说明来意,“请自便”;天可怜见,在一帮天之娇子+新新人类+无比老练人前,我那敢热泪盈眶,就只是傻子般的摩挲着我那个钢床架,扶手,桌子,窗。。。良久无言,直至被我女朋友硬推了出来。身后一小子刚遛回来,“那谁呀,KAO” 那个月底,结婚;养育;从此少梦。

TOP

孝星,您老好呀,宁波的水土很养人的呀,呵呵

TOP

7舍好不好很难讲了,不过一辈子也忘不了。。。。
某夜裸泳差点把小弟弟给树叉勾住了...
某夜在葡萄藤下砸啤酒瓶又被校卫队给逮住了。。。
某夜将初吻献给了FIRST,
某夜又在无尽的伤感中结束了那段艰苦的爱...
某夜张开裸睡被我们扔下去了....哈哈
真TMD,TNND难忘啊

TOP

钱博士,钱波波,想不到是你呀。原来你已经不做教授了,去为人民服务了,呵呵。我们这个网站做的怎么样?呼吁大家一起过来看看,你也帮帮我,你要有时间的话我可以给你弄个斑竹做做。

TOP

七舍前面有一个水泥足球场,
我认识七舍就是通过它。
每当在那里踢球口渴难挡,就跑到七舍里的自来水大灌一通。
那里面黑咕隆咚的走廊让我影响最深,
我这个高度近视的在那里总是

TOP

靠! 又是裸泳,又是裸睡的, 好钩引人啊! MM们不能近来看,七舍皆风流人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