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杭州大学最后的爱情

2007-08-10 08:11:30 / 个人分类:浓情小说
http://blog.19lou.com/10460199/viewspace-461241
杭州大学最后的爱情


表妹。浙大西溪校区。
  电话里,我神气活现,耀武扬威:浙江大学比你的杭州大学好听吧?
  表姐说,同一个地方,换了名字而已,骄傲啥呀。
  姐,哪年改成浙大的?
  这么多年,忘了,好像我们是最后一届。
  我考上了浙大西溪校区的研究生。表姐、表姐夫当年就是从这里毕业,回到青山绿水的老家。很奇怪以他们优秀的成绩,怎么会安心在一个小镇,而且是同一家小单位。
  至今不清楚表姐怎么跟表姐夫结的婚。在外人眼里,表姐清秀,灵气逼人,表姐夫却胖,墩厚,两个人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般配。
  却记得有一年暑假,表姐带回了梁子。
  春华表姐英语流利,是外语系的才女,梁子读的是经济管理。梁子白皙,俊秀,跟表姐是浑然天成的一对。

表姐。杭州大学,大三寒假前夕。
  经济学选修课,我考了优秀。梁子很高兴,非说我这个优秀大半是他的功劳,因为近朱者赤,近经济专业者当然经济学会学得出色。
  将来你的孩子由我来教,让他在商品经济大潮里畅游一番。梁子说这话时,带着调皮的笑。我也笑,我的孩子凭什么要请别人教啊?我自己本事也不小。
  对了,你孩子名字也由我来起,梁子得寸进尺,笑得贼贼的。厚脸皮的家伙。我不由冲口而出:我叫春华,我的孩子不妨就叫秋实,不是有个名人就叫梁秋实吗?
  哈哈哈!梁子异常响亮地大笑,一字一顿:人、家、叫、梁、实、秋!脸上的笑意更浓。我忽然意识到,不该把他的姓也带进来,该死,给他抓住把柄,唉。
  我好像看见了我未来的家,温暖四溢,笑声朗朗。

表妹。浙大西溪校区,西临公寓。
  我可以想象杭大的最后一年,到处是盛大的场面,庆祝摇身一变为浙大的一个分校。但是在最后一年,表姐的爱情为什么忽然凋谢,我无从了解。
  当时的西临公寓,并没有装直线电话,楼下大妈守着一部红色电话机,对着喇叭喊:3幢201春华电话!于是表姐就拖着透明的拖鞋,嗒嗒嗒地走下来,拿过电话,婉转一声:喂?
  西临公寓是杭大爱情的见证者。它不动声色,在夜色中巍然而立,它看到过那么多帅哥,那么多次情人节,鲜艳的玫瑰。据说,最昂贵的那束被送给了表姐春华。

表姐。杭州大学,大四情人节。
  我说过不会接受他的花。可是那一声声传呼,我只好换好衣服下楼,面对他的固执,我只能说:sorry。他说,花的价格并不代表什么,可是我的心意希望你能了解。
  我了解,却不理解。我爱的是梁子,当然不能收下东成的玫瑰。东成从中学时开始追我,他说,我报哪所大学他就填哪所,果然他如愿以偿。隔着十几幢宿舍楼,他常跑来邀我。我说我忙;我说我约了梁子;我说我有很多单词要查;我说我要去上机;我说要自修。他总是默默看着我:“好,我等,等你有空。”

表妹。
  姑妈说,梁子跟我们不是同类,华华如果去了他那里,物质会富足,感情却未必能够成功把握,再说人一辈子很长,长得不知道明天。
  姑妈说表姐哭了很久。后来表姐说,梁子他必定有着大好的前途。
  东成表姐夫放弃了很好的工作机会,心甘情愿陪她守在一家小单位,做寻常人间最平凡的职员。
  他们结了婚,亦是寻常人间最平凡的一对夫妻。柴米油盐,粗茶淡饭。姑妈说,睡不过一床,吃不过三餐。

表姐。毕业第一年。
  妈妈病倒了。为了我和弟弟,她支撑了太久。
  医生说,要摘掉她一个肾。他说,病人绝不能太辛苦了,要保命的话,就好好养养吧。
  这一刻我很孤独,我需要梁子的肩膀,需要从他这里获得力量。我走向公用电话,拨他的传呼。他的声音从千里之外传来,他问,要不要给你寄钱?要多少?眼泪姗姗爬下来,我说,钱够了,只想听听你的声音。
  妈妈即使卧病在床,也坚持说:华华,不要靠别人,一定要靠自己。她孤身一人,带着我和弟弟,走了许多年。
  梁子家里已经给他安排了很好的工作,稳定,妥帖,有不菲的薪水,往来的朋友亦是不俗的世家子弟。他父亲的显赫地位,在学校时我就曾听闻。

表妹。浙大西溪校区,西临3幢201。
  我按下那十个数字,听筒里居然传来“滴滴滴”的声响,我按了“318”。表姐说,3月18日是她和梁子的特别纪念日。
  电话很快响了。原来隔了数年的光阴,每个人的记忆仓库都还存放着这些曾经沧海的数字吗?
  喂?春华?梁子的声音传来,听不出喜或悲。做官久的人,估计都是宠辱不惊。
  我说,她的表妹。
  是丫丫啊,你在杭州?梁子问。
  我在宿舍,西临,3幢,201。
  梁子的声音,好像有点涩,忽然一句:她有孩子了吧?
  三岁了。我说,我没事,只是好奇,试试你的传呼是不是会通。
  他只回答说:好。
  当年,表姐的单位只有领导桌上一部老掉牙的电话,不能随便使用。当时表姐没有手机,没有IP电话卡,没有小灵通,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E-mail。当时他们之间的联络工具是传呼机。
  表姐曾经在老掉牙的电话机上拨过有限的几次,那十个号码,在滴滴声过后,按下三个熟悉的数字:3、1、8。
        那一年的3月18日,是:我、爱、你。

补白:
  表姐喜欢刘若英的歌。逼她回忆,她却说,来,唱首歌你听,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不牵绊你……
  为什么不再跟梁子哥哥遥遥守望呢,不是说,距离也是一种美丽吗?
  表姐脸上一朵淡淡的笑靥:傻妹妹,有时候距离是一种美丽,可是,美丽的绝对不是距离。其实,珍惜默默守候在你身边的,何尝不是一种美丽呢。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记得2000年后 每个宿舍都有了电话 考证下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嗯,大概是有了,那一年记不清了,反正是在大三、大四装的吧。。。。

TOP

另外,有一点不是很记得。。。是不是97入学的是老杭大的最后一届呢?还是98?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