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我所知道的遵义时期浙江大学学生运动(刘美藩)

本帖最后由 stronglion 于 2011-1-8 03:22 编辑

   我所知道的遵义时期浙江大学学生运动

 



刘美藩
(47  中文 )


    40年前,我在抗日战争期间西迁到贵州遵义的浙江大学读书,并且参加了当时的爱国民主运动。当年斗争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浙江大学学生运动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全国学生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年在浙江大学学生运动中,党的领导作用主要表现在如下四点:一是党的坚持抗日、团结、进步的主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受到浙江大学广大爱国学生的赞成和拥护。浙江大学同学大部分来自战区、敌后,一部分来自抗战大后方各省,他们中许多人爱国、勤学、刻苦,通过接受党的各种报刊(如《新华日报》、《群众》等)和其他进步书报的宣传教育,结合自己的耳闻目睹,亲身体验,一旦认识到民族危机、社会黑暗的真相及其根源,政治觉悟就普遍提高,并以实际行动积极拥护、参加或同情、支持爱国民主学生运动。二是党的地下组织(从中共中央南方局到浙江大学地下党组织)对浙江大学学生运动的正确领导(宣传发动、策划、组织和方针策略的指导等)。三是一些地下党员(包括在浙江大学地下党组织中有组织关系的党员和来自其他地方的失掉联系的或与浙江大学地下党组织没有直接组织关系的在浙江大学独立作战的地下党员)自觉地参加斗争。四是许多入学前曾在一些中学和其他单位受过党的教育,接受党的影响,参加过党领导下的抗日救亡、争取民主的进步活动的思想左倾的青年学生,也积极参加学生运动的各种斗争,并与地下党员一起,成为浙江大学学生运动的骨干。

遵义时期的浙江大学学生运动,作为日本投降前后抗战大后方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同校内外的国民党反动派(包括国民党党政军当局、国民党三青团骨干、特务分子等)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揭露他们消极抗日、积极反共、镇压人民、贪污腐败、

进行法西斯专制独裁统治的反动面目,使反动势力在浙江大学陷于孤立,不能为所欲为,使进步力量日益发展,正气大为上升。浙江大学学生运动的兴起和蓬勃发展,不仅在全国各地青年学生中尤其是后方大学学生界中进行了广泛宣传,同他们建立了一些联系,互相呼应,配合战斗,而且在社会上传播了革命的种子,发生和扩大了积极的影响。更重要的是,随着学生运动的开展,对浙江大学广大学生宣传了党的主张,进行了马克思主义的启蒙教育,使他们得到了锻炼和考验,从而为其后在人民解放战争时期浙江大学迁回杭州以后的反蒋反美学生运动培养了大批骨干和积极分子,也为其后坚持在蒋管区反对国民党统治的地下斗争和投奔解放区、游击区参加人民解放战争输送了许多革命工作者,更为新中国建立准备了各方面的人才。因此,遵义时期浙江大学学生运动的成就及其影响是显著和深远的。

遵义时期的浙江大学学生运动经历了两个阶段:一是以1941年底揭露和谴责国民党政府主要头目之一、官僚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之一的孔祥熙一家丑行的“倒孔运动”为标志的

阶段,一是以1945年初浙江大学学生发表国是宣言为标志的阶段(这一阶段又可分为日本投降前和日本投降后两段)。

我是1943年秋到浙江大学求学的,对前一阶段没有亲身经历过,因此现仅扼要概述后一阶段的情况。

这一阶段的浙江大学学生运动,从19449月开始,直到1946年五六月间浙江大学迁校返杭为止,经过大约两年时间。其间大致经历了16个事件:


1.
为灯油事件罢课。

1944920日,浙江大学学生运动在遵义湘江戏院召开全体学生大会,决定为灯油问题于翌日(21日)罢课一小时,抗议腐败的只顾发“国难财”的国民党政府不顾学生身体健康,不能保证学生夜间自修点灯有最低限度的灯油。(因为随着物价飞涨,国民党政府原来许诺发给战时贷金或公费的学生的灯油费已无法买到最低限度的点灯用的豆油,只好用桐油代替,而桐油也数量太少质量太劣,同学们难以照明自修。)


2.
参加青年军问题的斗争。

1944年秋天,国民党政府为扩大其国民党军队,打着“抗日”的幌子,提出“十

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诱骗知识青年参加青年军。这件事蒙蔽了一部分浙江大学同学。11月初,有一批同学报名从军。当时浙江大学地下党组织和进步同学劝告这些报名从军的同学:“这是国民党的党军,它们扩军不是为了真正抗日,而是为了打内战。”结果有一部分报了名的同学撤回了报名,但也有二十余人终于去了。有的抱着“投笔从戎,抗日救国”的善良愿望去从军的同学到了青年军不久,便发现青年军和一般的国民党军队没有什么根本上的区别,于是他们写信回浙江大学,揭露青年军的黑暗和国民党组织青年军的阴谋。信件在浙江大学学生会的《生活壁报》上发表,教育了许多人。同时,因为他们又在青年军中张贴大字报反对连队军官的贪污,李家镐等几位从军的同学竟被青年军加以“共党捣乱”的罪名抓了起来。消息传到浙江大学,同学们纷纷抗议国民党反动派的镇压行为,竺可桢校长也亲自出力营救,李家镐等被捕同学才被释放。


3劳军运动

194411月,日寇发动湘桂攻势,先后占领桂林、柳州,攻入黔南,贵阳紧急疏散。浙江大学同学们出于爱国热忱,为鼓舞经过遵义开赴黔南前线抗日的军队的士气,在11月底和12月间,带头发动和组织遵义的劳军运动(包括夹道欢迎、募捐慰问和组织战地服务团等)。当时,路经遵义的国民党军队是汤恩伯的部队,这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部队,从河南溃败下来,仓皇调往贵阳一带防守。可是士兵面黄肌瘦,军官思想反动,抗日士气很低,哪能抵御日寇的进犯?!浙江大学同学经过这次劳军,进一步看到了国民党军队的黑暗和国民党政府的腐败。特别是由于浙江大学学生会倡议为募集劳军捐款而举行的游行活动,竟被遵义地区的国民党党政军当局以“怕被异党利用”为名下令制止的事情发生以后,更使浙江大学同学义愤填膺,深感国民党政府连爱国义举也蛮横无理加以压制,实属黑暗之极。与此同时,浙江大学同学还接待了从广西逃难经过遵义的一批进步文化人士和一些国立中学同学,从中了解许多事情的真相,从而收到了启发和教育。


4准备在黔北打游击。

随着黔南战事吃紧,独山沦陷贵阳危急,遵义人心惶惶。浙江大学地下党组织和一部分进步同学,曾做过如黔北沦陷就在这里打游击的打算。他们派人与国民党子弹库的思想左倾的库长联系,以便到时从那里取得武器弹药;并且派人复制黔北地图做好打游击的各种必要准备等。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也有过在当地自卫坚持的设想。就在这时,127日国民党教育部竟密电浙江大学,要“浙江大学学生全体从军,教职员步行赴渝,重要仪器与中央大学合并,次要者留黔北乡间”。这是国民党政府解散浙江大学的阴谋。后来因为独山收复,国民党政府这个阴谋才没有得逞,浙江大学师生打游击的计划也没有成为事实。


5.《生活壁报》张贴抨击蒋介石文章事件。

194519日,浙江大学学生会壁报《生活壁报》上张贴了美国报刊就美军司令史迪威与蒋介石的矛盾而发表的一篇揭露国民党政府消极抗日、贪污腐败的文章的译文。职业学生、军统特务徐某竟持枪威胁学生会出版股长、《生活壁报》负责人刘茂森同学,强迫他交出该文投稿人的真实姓名,当场被刘茂森严辞拒绝。翌日,《生活壁报》公布这个事件的经过,激起全校公愤。广大同学纷纷起来声讨特务分子的无耻行为,揭露徐某曾在息烽特务训练班受训的背景,要求特务分子退出学校,决心维护浙江大学学生自由发表政见的舆论阵地——《生活壁报》的尊严。


6发表浙江大学学生国是宣言。


浙江大学广大同学耳闻目睹了湘桂和黔南事变中国民党军队一败千里的狼狈景象,亲历身受了国民党统治下经济崩溃、人民生活困苦不堪的悲惨境遇,特别是受到了重庆、成都等地的反法西斯迫害,要求实行民主政治的浪潮的影响(例如19441031日,成都发生市立中学事件,国民党特务到处栽赃捕人,111日成都万人游行示威抗议;19452月重庆电力工人胡世合惨被国民党特务杀害,20万人送葬;215日,中共代表团团长周恩来从延安来重庆,与民主同盟等民主党派共同提出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222日《新华日报》刊登郭沫若等二百余人署名发表的文化界对时局的进言,主张建立联合政府,浙江大学教授费巩也是署名者之一,等等。)3月,浙江大学同学在《生活壁报》上呼吁:为了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我们的国家必须民主,我们的生活必须改善”。在此前后还出版了其他一系列进步壁报大造舆论,作了大量的思想酝酿和准备。316日浙江大学全体学生罢课(一连罢课五天),要求灯油发实物,膳费增加(能维持最低的伙食标准);并发表《促进民主宪政宣言》,即《国是宣言》。在这个宣言中,提出了对国是问题的主张,要求取消国民党一党专政,取消特务组织,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权利,实行民主宪政,改善人民生活,夺取抗日最后胜利等。《国是宣言》的发表,是抗日大后方学生运动新高涨的一个标志,是当时全国学生最早的一个要求取消国民党一党专政,实行民主宪政的宣言。《国是宣言》的发表,是响应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召开党派会议,成立联合政府的主张的一项政治行动。这是浙江大学学生运动进入新阶段的非常重大的事件。


7发出促进全国学联成立的倡议书。

19454月,浙江大学学生会为加强各地区各大中学同学之间的联系,维护学生正当权益,表达对国是的关心,进一步促进全国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的开展,决定发起成立全国学联,并公开发出倡议书。


8举行费巩怀念会

费巩教授签名参加主张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文化界对时局进言不久,194535日在重庆“失踪”(实际上是被国民党特务逮捕)。消息传到浙江大学,群情愤慨,纷纷要求国民党政府彻查此事,还费巩教授自由,国民党政府假作调查,拒不承认逮捕费巩的事实。浙江大学师生遂于529日举行费巩怀念会,一致要求释放费巩。浙江大学师生从“费巩失踪”事件中进一步看清了国民党政府的法西斯统治面目。


9反对训导处干涉进步壁报事件

浙江大学同学除了在学生会主持的壁报《生活壁报》发表政见外,还出版了一系列的进步壁报,揭露反动势力,宣传进步主张,教育广大同学。194554日那天,为纪念五四运动,遵义浙江大学校本部何家巷大院内就张贴出了10种进步壁报,大造进步舆论,反应群众呼声。当天,遵义地区的国民党反动派竟借故在遵义城内宣布戒严。525日,重庆国民党政府教育部还密电浙江大学学校当局勒令对进步壁报加以取缔。529日学校训导处硬要把没有向训导处透露作者真实姓名的壁报撤入训导处。此事受到浙江大学广大同学的坚决反对,几经交涉,终以所有壁报都得向学生会出版股登记了事。


10组织一些进步学生投奔中原解放区。

日本投降前夕,浙江大学地下党组织在南方局指示下,在1945年六、七月间组织了第一批浙江大学同学经过重庆投奔中原解放区参加革命工作(有一些同学到了李先念同志指挥的新四军第五师)。第二批因为道路受到国民党和日寇封锁没有成行。第三批的组织也因为日本投降,形势突变而暂时停下来。


11庆祝日本无条件投降。

19458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喜讯传来,浙江大学同学欢呼雀跃,奔走相告,当晚举行了盛大的火炬游行。可是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妄图强占抗日胜利果实,国共内战随时有爆发的可能;庆祝日本投降之后,又促使关心祖国命运的浙江大学广大同学投入了反内战、争民主的洪流中去,从而开始了浙江大学学生运动的新时期。这一时期的新特点是积极要求彻底执行国共“双十协定”,反对内战,要求民主。在日本投降前后,浙江大学学生会组织一些同学出版了油印电讯快报,以外国通讯社或中央社消息的形式发表,使广大师生获悉国内外大事的真相,并从中受到启发和教育。

12反对三青团骨干分子妄图控制《生活壁报》的斗争。

19459月,反动势力利用进步同学、地下党员刘茂森担任学生会出版股长任期已满(按规定不能连任三届)的机会,又鉆了日本投降后浙江大学同学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一度放松了对学生会领导权的掌握的空子,在一次学生会代表会上,他们竟操纵一些思想落后的同学,选举了三青团骨干缪某出任学生会出版股长,由他控制《生活壁报》的出版大权。这次选举结果,引起了广大同学的震惊,也是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发动全校同学起来反对缪某篡夺权力,原出版股长刘茂森也坚决拒绝交权,终于全体同学公开投票复决的形式,以多数票否决了三青团骨干缪某出任学生会出版股长的错误决定。这场斗争进一步提高了广大同学为维护言论出版自由权利、反对三青团破坏《生活壁报》的意志和决心,使广大同学经历了一次复杂而曲折的斗争的考验。


13.响应昆明“一二一”运动。

19451010日国共订立双方停战的“双十协定” 11月毛泽东从重庆飞返延安。与此同时,蒋介石竟颁布密令积极策划反共内战。1125日,云南省各大学举行反对内战时事座谈会,26日举行罢课。121日,国民党反动派在昆明制造流血惨案,屠杀爱国青年。噩耗传来,浙江大学有正义感的同学无不震惊、愤慨。1210日,浙江大学酝酿罢课抗议,11日,学生代表大会通过响应昆明学生罢课宣言,12日,浙江大学举行追悼昆明“一二一”惨案四烈士大会。以此为契机,浙江大学学生运动又掀起了反内战、争民主、反迫害的新高潮。


14揭露反动教授李某,反对处分《生活壁报》负责人陈强事件

1946214日,《生活壁报》贴出揭露反动教授李某在课堂上大放厥词诽谤费巩教授言行的文章,引起了许多同学对李某的抨击。一些反动学生为李某辩护,学校当局和教授会一些教授不明真相,屈服于反动势力的压力,竟要新任学生会出版股的陈强同学交出作者名单,否则处分陈强。为了维护《生活壁报》的尊严,打击反动势力的气焰,作为《生活壁报》负责人的陈强,坚决顶住了这股逆流。在广大同学对陈强的强烈支持下,学校当局终于宣布撤消处分陈强的决定。


15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炮制的“反苏运动”。

1946125日,重庆各界举行“拥护政协召开”的大游行。国民党反动派为了破坏进步力量争取和平民主的活动,竟制造借口,煽动和策划了222日重庆的“反苏游行”,并把矛头指向了坚持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主张和平民主的中国共产党。25日,浙江大学的反动势力利用某些同学不明真相,煽动狭隘民族主义情绪,也在遵义举行“反苏游行”。浙江大学地下党对此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除了事前进行抵制之外,事后又运用大量事实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利用反苏进行反共反民主活动的阴谋,使广大同学(包括被欺骗参加了“反苏游行”的同学)又一次看到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罪恶嘴脸。反对“反苏运动”是在当时新的形势下浙江大学进步力量与反动势力的一场具有新的特点的斗争。这场斗争进一步锻炼了浙江大学地下党组织和进步同学。

16.强烈要求国民党政府释放费巩教授。

194635日为费巩教授“失踪”一周年。费巩名为“失踪”,实则被捕,种种迹象日益明显。浙江大学同学是日沉痛举行怀念会,宣布罢课一天,强烈要求释放费巩的斗争,是浙江大学学生运动的一个重要内容。这一斗争一直持续到浙江大学迁回杭州以后。这一斗争的深入发展。对于教育和动员浙江大学广大同学反对国民党法西斯专政,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以上16个事件,仅是这一阶段浙江大学学生运动的比较集中的显著的斗争,至于其他许多小型、分散的斗争更是连续不断,从而汇成了浙江大学学生运动的洪流。

在这一阶段头尾两年的斗争过程中,浙江大学学生运动一直贯串着进步力量与反动势力争夺学生会领导权的斗争,在争夺学生会领导权的斗争中,以争夺学生会壁报——《生活壁报》的编辑出版大权的斗争最为紧要最为突出。因为《生活壁报》是一个在浙江大学当时可以公开出版的而且又是全校范围的自由发表政见的舆论阵地,通过它,可以揭露敌人,可以教育群众,可以宣传我们党的主张,可以动员和组织广大同学起来参加各种斗争。

与此同时,进步力量还分别出版了一系列的进步壁报,如《自由堡垒》、《民主阵地》、《今天》、《呼吸》、《石榴花》、《雷达新闻》、《现代文学》、《中国文学》、《剪报》和《地下火》等。这都是通过各种形式和方法,传播马列主义和党的方针、政策,教育和组织群众起来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的宣传阵地。其中,尤以《自由堡垒》和《今天》的影响较大。

进步力量除了大力掌握和通过学生会这个全校性的学生组织进行合法斗争外,还利用学校中其他种种群众团体和学习组织,如同学会、同乡会(两广同学会、华北同学会、湖南同学会等)、现代文学班、戏剧文学班、时事讨论会、基督教团契等,通过运用各种渠道、各种方式,进行争取、团结、教育、组织广大同学的工作,分别起了积极的作用。

                                                       19848


(本文曾被收入《遵义地区党史资料》总第2122期)

编者按:
该文于19983月收录在《弘扬时代主旋律——鲁阳作品选》。作者鲁阳,在校名刘美藩( 47  中文,曾任广州《羊城晚报》副总编辑。)


http://www.jaaslib.ac.cn:88/qiushinet/1-zhengyi.htm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没人说这不是好诗。但是杜甫也写过大白话:林热鸟开口,水浑鱼掉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