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段永平:我远比巴菲特捐得多

2006年07月25日 01:58 第一财经日报
  做慈善事业我比巴菲特看得更深刻。我很多年前就在思考这件事并且也一直在做,只是国内慈善事业的环境有限,从年龄的比例来看,在我这个年龄,我远比巴菲特捐得多甚至高过比尔·盖茨

  本报记者 洪其华 发自上海

    关于与巴菲特的“午餐”:特别想听听他的心路历程

  《第一财经日报》:你是什么时候关注到这个“午餐约会”的,这个过程是怎样的?

  段永平:我其实很早就关注到这个事情了。两三年前就有这个想法,但主要考虑到我的语言进步程度不够。今年我才想通了一个事情,就是我的语言再怎么进步,也不可能进步到一个美国人的水平,所以就做了。

  《第一财经日报》:你花了62.01万美元,对这次午餐你是不是志在必得?

  段永平:首先,我并没有志在必得的想法。我其实只放过两次价,是我认为值得的价钱,第一次放了50万美元,第二次放在62万美元。

  另外,和巴菲特接触,我觉得本身是无价的。这点钱根本不好去衡量,只要你真的学到他骨子里的投资理念了,就不是这点钱的问题。

  《第一财经日报》:你这次和巴菲特的“天价午餐”被人们所关注,你最想问他的问题是什么?

  段永平:我想很难说有最想问的问题,我自己觉得我对投资的理解已经非常深刻了。最重要的是跟他有一个接触的机会。

  当然,也有些这么多年积累的心得想要去请教。投资,除了理解之外还有心态的问题。比如说,有好的投资目标,却没有钱的时候,你是否要去融资,当你有钱的时候,却又没有合适的投资目标时,一般人可能会着急、会乱,这两方面的错误我都犯过。巴菲特在投资路上已经走了很多年,所以特别想听听他的心路历程。

  关于赚钱与散财:做慈善我比巴菲特看得更深刻

  《第一财经日报》:国内有这样一种说法是赚钱与散财是相对应的,有人质疑说你应该向巴菲特学习如何回报社会如何做慈善事业,对于这个问题你怎样看?

  段永平:我认为,做慈善事业我比巴菲特看得更深刻。从年龄上看,我很多年前就在思考这件事并且也一直在做,只是国内慈善事业的环境有限,从年龄的比例来看,在我这个年龄,我远比巴菲特捐得多甚至高过比尔·盖茨,我不想到70多岁才开始思考并投入到这个事业中。这是其一;其二,其实我一直在投入慈善事业,只是没怎么说而已。

  《第一财经日报》:所以,你认为有些评论可能对你有误解,认为你把国内赚的钱却将它漂洋过海捐到国外?因为大家希望商界领袖应该在国内实现更多回馈。

  段永平:在美国捐赠可以减税,同时基金有我捐赠的一部分,也有政府的钱,政府将基金的钱交给捐赠者来管理,加上有效的监管机制,管理者会将基金的钱发挥得更有用;国内没有完整的机制将捐赠与税等结合起来。

  《第一财经日报》:虽然国内捐赠的环境不够好,但是听说你还是一直在为国内做一些事情,那你在国内的捐款领域主要在哪里?

  段永平:在国内的捐赠一般是用到教育、体育赞助上面,比如在浙大捐了一个图书馆,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的是关于一个学校的捐赠,这笔捐赠据我所知目前可能是中国学校最大的一笔募捐。

  现在主要还在考虑用什么方式做。要设立一个项目做一件事情非常难。有时,我有钱也不知道花在哪里;有时学校也不知道把钱花在哪里最好。所以,我就把我的权力交给别人,即以配比资金方式来管理。例如,别人为浙大捐了1块钱,然后从我们这个基金里配1块钱给他,以他的名义来捐,我们不出名。这是我从斯坦福大学学到的。

  关于实业与投资:我本人作为企业家的生命已经结束

  《第一财经日报》:从做实业到做投资,你都做得很成功,但是,实业与投资是有很大差别的,你认为实业与投资之间有哪些共通点或者差异呢?

  段永平:做事情就是要做对的事情,从做对的事情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两者没有什么差异。首先你要确定你做的是一件对的事情,再就是做对一件事情还要看你的能力,但能力可以通过学习来提高。

  《第一财经日报》:那你认为无论是做实业还是做投资要想取得成功的基本法则是什么?你做事主要会坚持什么样的原则?

  段永平:这个问题比较大,这些都需要你的能力与知识以及心态等。我做事情不求快,但关键是找到对的事情,把它坚持下去。我觉得巴菲特最重要的特点也在于此。

  我的原则就是,发现错,马上就改。比如,有的事情现在有钱赚,但本身是错的,那你就得马上改,如果不改,那你赚的越多最后损失也越大。

  《第一财经日报》:现在不少外国投资者也认为中国会有很多黑马股,也正通过正规渠道进入中国市场,而且中国作为新兴经济体增长也很快,你以后会不会有更多的资金和精力在中国市场上有一番作为?

  段永平:暂时不会,因为我现在的生活重心不在这边,要投资你就要去了解企业,了解就要花精力,我在这边的时间和精力都不够。当然,我们也有一个团队在国内,所以我也不能说一定不做,只是暂时还没有明确的计划。

  《第一财经日报》:今后在做企业方面还有没有什么大的计划?

  段永平:我本人作为企业家的生命已经结束了,我在步步高相当于一个顾问,不是一线的领导。当然要做一个好的投资人,本身也需要具备企业家的素质,对我来讲,投资本身也是一个比较有弹性的工作,也是我的一个爱好,有机会做一下,没机会歇一下,有时候可能会歇很久,因为你不知道将来会有什么安排。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没人说这不是好诗。但是杜甫也写过大白话:林热鸟开口,水浑鱼掉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