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21世纪》:中国大豆百分之七八十都要靠进口国外的,政府为何听之任之?
( i* c5 H; R. T& z6 n: C; n* q6 [" e6 H* G6 @
  李家洋:如果把进口的大豆都用中国土地来种,按现在的亩产,中国需要再增加3亿-4亿亩土地,现在黑龙江省是2亿多亩土地。整个东北三省的土地才够种这些大豆。这显然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们要增加产量,要通过提高单产、适当增加大豆种植面积与进口来解决。现阶段适当进口也是合情合理,因为我们土地不允许完全自种。; m% s9 I' H8 l
- {& D7 T2 H. m
  真正的问题在于,在进口这么多的情况下,我们怎样分担风险,中国能不能把部分农业搬到国外去,比如到巴西大规模买地或长期租地种植,保证一个稳定的供应源。, s4 N- Y2 ~/ u4 _+ D
4 `+ ~) y* E3 S8 t3 D( g% j  t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大豆现在的主要用途,一是油料,二是饲料,如果不进口大豆,进口别的饲料也能部分解决问题,或者从别的方面入手,比如中国现有草地40多亿亩,林地60多亿亩,如果提高草地或林地对牲畜的承载率,就意味着牛羊肉类供应提高,就可以使饲料粮下降,那么大豆进口也必然下降。所以这是国家一盘棋的问题,对新疆、内蒙古等地区的大规模草原优化,提高生产力等都会有解决我们大豆的巨量进口问题。
: d% j# x4 Q2 N! u; |
; |9 V& P* o2 N  I( o. f1 e. F  转基因技术在放宽2 f+ @; v& N( G9 O7 y+ N

5 h6 X% D- {0 e7 i) I; A* L  《21世纪》:中国的重金属污染特别严重,湖北等地出现镉大米,粮食的重金属污染情况如何?% b3 q" M0 g) \$ j% v

- W4 n: k0 A6 D  李家洋:我没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也不了解这方面的情况。我觉得如果有这个问题,依靠科技最终也能解决。
7 }. W5 r5 Z, H2 T. a* X: p$ a) E  e/ s$ |. `
  人消耗的粮食比如说大米、小麦都是其籽粒,这籽粒当中如果不累积重金属就不会对人体有害。如果我们通过新品种的培育,使籽粒中不吸收重金属,或含量很低就可以了。
3 p2 |) L3 |2 P  H. ~* S
4 j8 d# X7 L: \% a8 i$ J, T2 e  根据我们现在所了解的信息,通过研究是可以达到这个目标的。
5 [  |, v5 L  L3 j- s) [& l
/ |7 q$ ]/ f6 {" Z. |7 u  《21世纪》:转基因棉花在中国种植相当普遍,但也有学者反映棉农因为种植这些棉花导致身体不适,而这些的棉花虽然能抗棉铃虫,但对盲椿象等新的病虫害无法抵御,导致棉花减产,你怎么看?: i$ Q+ n4 c3 j* C7 w

/ H5 Q- O" D- p, Y3 J, g  李家洋:我从来没听说转基因棉花对棉农本身有伤害。
7 w  F$ @/ S$ T7 n2 d1 [9 \
$ b: G- S9 w% U- i' ], v+ H  科学发展是不断前进的过程,你不可能指望一个抗棉铃虫的棉花品种能解决其他所有的问题。棉铃虫解决了,那些以前不受重视的次要害虫就可能变成新的主要害虫,再去解决它,科学就是这样发展的。
& L" X! C" N$ d) h" J4 X' Q! i; f) ]8 P8 z8 f
  《21世纪》:你怎么看待转基因技术导致的一些负面作用,比方说基因污染、超级杂草等?% G1 R1 i( Y+ \. q9 h6 o
7 B% s. u& f! f! P, W, }- ~* ?
  李家洋:这都是目前人们的想象与担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例真正的事例报道出来。我只能这么说,人类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但是并不是所有担心都会变为现实。现在有人担心,转基因水稻是不是跟杂草结合之后更没法控制,这个问题可能有,但可能性很小。5 g$ M2 O% Z1 @  j
$ S3 R1 K) @9 X& m7 x
  《21世纪》:但总不能拿十几亿人的生命健康去押这个宝吧?/ d  J0 A( A% D- u8 O4 D
' U; X/ ]5 |" k) ?- n
  李家洋:人类的科技进步与研究总有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拿转基因水稻来说,对生态环境、杂草化、食品安全所做的研究很充分,我们现在害怕的不是转基因本身,而是转基因过程当中,管理是不是真正能够落实到位、规范化,相关管理条例能否真正执行等等,只要能做到这些,我觉得是不需要担心的。
, x1 Q" x- h8 F& r2 k3 c3 G- c7 l1 L; y. k4 K" Z3 d
  《21世纪》:某权威智囊机构做过一个调研报告,该报告称转基因技术对粮食增产并无明显作用。你怎么看转基因技术对提高粮食产量的作用?8 K8 v& B- s- G- V% M* a3 l
4 }. r; d$ ]# w( y) ~$ |) j
  李家洋:我认为这个报告至少不全面,不是很正确。产量要从两部分看,一部分是作物本身的生长发育,另一部分是抵抗各种逆境,比如病虫害寒盐碱等等之后的增产。我认为后一部分是产量的一个重要部分,它保证产量稳定。能够在病虫害和旱涝等逆境中保持一定的产量,这就是稳产,这就能保障高产。
' W! v: s* H" U8 o- _: k( H
; u% x+ Z# K, @7 e3 [. _  《21世纪》:也就是说排除病虫害等外部因素,转基因技术就物种本身而言并无增加单产的功能?  t% ?+ A. Z( C- o

0 c7 ^" C1 |0 h; x; a0 G  李家洋:不,也是很大。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转基因技术提高粮食单产,这是完全可以的。
3 }/ _* R: T; N5 {1 ~; z6 Q: b! \
/ ~8 Z  j6 Y) p& i6 q  《21世纪》:请问国内现在在用这种技术吗?
% h1 n& S$ R0 `  D; e# }1 O  H! n( m) `
  李家洋:转基因现在没有推广到生产上去,只有实验研究上的数据支持。但在生产上,通过常规的方法已经证明了通过改变生长发育,如株型的优化,来大幅提高产量的。现在我国粮食产量的增加,就是通过现代育种家的常规手段。事实上,转基因方法也好,分子生物学也好,跟常规手段仅仅是一个方法学上的差异,没有任何本质的不同。9 L) K& W$ Q  l& b3 J# j1 V' V
$ p9 L" S( p8 c- y, i
  《21世纪》:国家对转基因技术的政策有没有可能放宽?7 c1 k& u5 T3 n! |8 _9 u
, ~9 F; H6 ~& D& V! t7 H& n
(21世纪经济报道)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没人说这不是好诗。但是杜甫也写过大白话:林热鸟开口,水浑鱼掉头。

TOP

' _+ h$ {5 F+ a5 I0 @
袁隆平张启发两院士联手研究转基因水稻(组图)& M& _# a2 L& X4 Q: M
0 h3 M  S9 H! i! \% l

下载 (21.87 KB)
* r3 r, z% P( Q6 m  B2 ~2 l6 小时前
7 f+ X- m7 [# c; y! Y& \  U. j6 t2 x* c3 @) }' Y

) x" A9 s+ F* g, Y( G

袁隆平与张启发

! C# ?/ B* C4 z9 }% D% D6 O8 q9 W' t

下载 (22.75 KB)" Y! w0 P/ U7 X5 ^
6 小时前7 z" K0 B9 e3 Y. M; K, S; h

% Q0 x6 T3 z) {; {
+ l* p5 v7 f0 o# E, p
' `# ?. Q$ p/ w/ L8 n

华农科研人员一直食用转基因大米

& z+ ~$ u* M# A# O( e
  本报讯 (记者 屈建成) 昨日,记者从华中农大获悉,该校张启发院士团队与湖南国家杂交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袁隆平院士团队将加强合作,共同研究转基因水稻。在日前两个团队的合作交流会上,袁隆平还称,为了消除公众对转基因抗虫稻米安全性顾虑的问题,他愿意作为第一个志愿者来吃!3 o5 O) ^. q' V  k$ z0 s. g
  12日,应袁隆平的邀请,张启发在长沙国家杂交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作了题为《转基因作物的机遇与挑战》的专题报告,袁隆平亲自主持了报告会。在报告提问的环节,袁隆平就转基因抗虫水稻的安全性实验、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为什么能够减少除草剂用量等问题与张启发院士进行了讨论,并表示支持政府关于转基因作物研发的决策。# s" ], {, O3 _) D3 Y2 M' c
  为了消除公众对转基因抗虫稻米安全性顾虑的问题,袁隆平表示,愿意作为第一个志愿者来吃,并号召现场与会者都来吃。/ o( _% A6 B- M* J! A/ w& g& J/ x
  据悉,袁隆平院士团队也有一批人正在从事转基因水稻研究。袁隆平团队与张启发团队已经开展了这方面的合作,昨日,华中农大称,双方会充分发挥各自的互补优势,将合作推向一个新的高度。7 Z* j/ d7 J3 I; k) B
  华农科研人员# L% o$ |1 ~, ]  P$ J
  一直食用转基因大米
. n- x+ G) w( Y- S9 r  由于张启发院士在海南出差,昨日,记者就转基因水稻的一些问题通过邮件采访了他。
9 h$ r6 x/ P% ?# f3 Z  据介绍,近年来,华中农大水稻团队的科研人员一直在食用转基因大米,大家的健康状况良好。去年年底,该校水稻团队的老师和部分研究生还集体品尝了包括转基因抗虫大米系列制品在内的转基因大餐。. j# {8 [$ H8 ^) K/ J; ^
  张启发介绍,历时10年的转基因抗虫水稻安全证书的申请历程,国家管理部门和有关专家一致认为转基因抗虫水稻已成为目前世界上审批程序最严格、安全评价的项目和内容最多的转基因作物。对照国家有关标准,食用转基因大米的风险性甚至不高于标准饮用水。而且由于在生长期基本不打农药,大米更加环保。0 c1 Z+ i: E$ ^  ]% l; J% C
  张启发还告诉记者,该校研发的转基因大米口感良好,二次加热后外形和口感无明显变化,属达到国家标准的优质米。因此,他们对转基因大米的安全性充满信心甚至更加偏爱。
% Z8 J2 h! D8 p* }3 ^- x) H9 O  喻海燕是该校2006级博士研究生,从事“水稻逆境分子生物学”方面的研究。去年她有幸尝到了“转基因米饭”的味道。
. w2 Y6 a" u( p5 d4 u0 V  她告诉记者:“因为得知我们实验室自己研发的转基因大米华恢1号和BT汕优63得到国家农业的部的安全证书,非常想尝尝,于是,去年年底,实验室年终聚餐时,征得老师同意后,我们终于如愿以偿,在饭桌上见到这些大米了。从外观上看和我们平常吃的大米没有差别,但口感上要比在学校食堂吃的米饭好上许多倍。呵呵,吃着这些我们自己研发的大米真的很激动和高兴。”: M+ A4 [4 D6 J( z* {
  已有_COUNT_条评论我要评论
# X! N1 P! [/ E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没人说这不是好诗。但是杜甫也写过大白话:林热鸟开口,水浑鱼掉头。

TOP

袁隆平委员:莫将转基因食品“妖魔化”3 t& Y7 v" H; t8 v

9 y. |: L. j' h3 F/ d( k0 Z 下载 (22.52 KB)
$ ]2 m) d; v6 z2 Z6 小时前
! m3 C) f' x% E1 f- ]" l* t) T1 r+ V' E' g$ d5 `( u

" y* l0 l# z! A+ E* f9 @' }6 J. @# P1 J
在全国政协讨论会上,各路记者纷纷向杂交水稻育种权威袁隆平委员提问:“转基因粮食究竟安全不安全?我国有必要实施转基因项目吗?”
) O' \  p6 p3 `0 J! D& C  袁隆平在无党派人士界别讨论会上率先发言:“分子育种是今后的发展方向和必然趋势,我们常规育种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要进一步提高水稻产量,就要借助于分子技术,而转基因就是分子技术的一个方面。”/ A$ M. ^; G8 `* i" Z
  他说:“对转基因食品不能一概否定。有很多不同的转基因,其中抗虫棉已经大面积应用,没有问题。我们天天在吃美国转基因大豆做的豆腐、豆油,也没问题。现在我国取得进展的植物有两大类,一类是碳3植物,如水稻、小麦,还有一类是玉米、甘蔗等碳4植物,后者的光合效率要比前者高30%到50%,我们已经把玉米的碳4基因转到水稻上来了,以提高它的光合效率。这样的转基因完全不存在食品安全问题。”“但对抗病抗虫的转基因品种,在推广时应持慎重态度。”
! q0 T% ~3 G- g% G4 p  袁隆平还“举荐”中科院院士朱作言委员:“真正的权威在那里,朱先生你也发表一下意见。” (新民晚报)' Z+ D; z2 C# F- P6 e5 k/ o
(四川在线-天府早报)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没人说这不是好诗。但是杜甫也写过大白话:林热鸟开口,水浑鱼掉头。

TOP

方舟子:杂交水稻技术已经过时了
. G6 p0 B8 s( m2 w0 {  {/ h1 g- h" r0 D* D
从袁隆平获国际大奖想到的9 V* y8 T+ x5 J: P
8 T% @5 ^3 T  s; l1 z0 b& _* n0 q
  文/方舟子/ z8 T5 J- L; T& Y: x
7 P4 K, H: }* R( V% d& M# D* h5 l
  10月14日,袁隆平在美国获得由世界粮食奖基金会颁发的世界粮食奖,此前中国原农业部部长何康已获过这个奖。这个奖被视为国际上在农业方面的最高荣誉。
$ F* h. z7 e3 g  T
1 ?3 o8 ^: w' ^  袁隆平不久前接受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大家”栏目采访时,也提到在他获得的各种大奖中,他最看重这个奖。不过,在学术界,大家可能更看重袁隆平在今年年初获得的由以色列颁发的沃尔夫农业奖。沃尔夫奖在学术界有极高的声誉,袁隆平是首次获得这个大奖的中国大陆本土科学家。
. @4 P4 O4 I5 Z) J- c2 \& Z- E5 P8 S: Y' f. |, @6 F
  袁隆平屡获国际大奖,是国际上对以他为代表的中国水稻育种工作者多年以来在杂交水稻的研究、推广方面所做出的重大贡献的肯定和表彰。但是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这些研究工作能够获奖的主要原因,在于水稻是一种极为重要的农作物,是由于其重大的经济价值而获奖,并不意味着中国在生物技术的开发和理论研究方面已走到了世界的前列。恰恰相反,在这些方面我们还与发达国家存在相当大的差距。袁隆平因为发现水稻杂种有优势,进而培育、推广杂交水稻,但是杂交水稻为什么会有优势?水稻杂交优势的遗传基础是什么?这些更根本性的理论研究成果却是美国康奈尔大学的坦克斯利(Steven Tanksley)实验室做出的,他也因此与袁隆平分享沃尔夫农业奖。这种理论研究具有更为重大的学术价值,将会对未来的应用开发产生深远的影响。- m& f% }3 C$ |4 l2 _1 ~+ u' ?
7 v- M! C5 b9 A; N8 P; [
  我们还应该意识到,这些大奖,是对中国育种工作者在过去应用传统育种方法所做出的成果的表彰,但是传统育种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现在以及未来是属于遗传工程特别是转基因技术的。与传统育种方法相比,转基因技术是对已知基因所进行的操作,目标更为明确,效果更为确定,因而可以更快、更好地获得结果;而且转基因技术打破了物种界限,可以把来自其他物种的基因转入农作物中,多方面地改良农作物,获得传统育种方法所不可能获得的成果。中国在转基因水稻方面的研究已取得一定的成果,1996年在世界上首次研究出了抗除草剂转基因杂交稻,最近有报道说我国抗虫转基因水稻规模化育种技术已趋成熟,已经具备产业化的基础。  q; F; d9 Z$ H( ]. A  z% z' }- k
3 [- C. x: a# I$ T
  但是这只是把国外已经开发得非常成熟的抗除草剂、抗虫害转基因技术应用到水稻上而已,并非新的突破。在如何利用转基因技术提高水稻产量、提高大米的营养价值等新领域,中国还是相当落后的。例如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已开发出的“金大米”,通过转基因技术让水稻制造β胡萝卜素(维生素A的前体),有助于消灭在亚洲地区广泛存在的维生素A缺乏症。国外也正在试验用转基因技术提高水稻中铁元素的含量,以减少亚洲妇女常见的贫血症;以及将玉米基因转入水稻中,大幅度提高水稻的产量和改良稻米的品质等。
1 ]- `8 B8 S& B8 N! a( A( v3 `% M
  这是一场真正的技术革命。技术革命会带来无知的恐慌。在国外反科学组织的活动和中国媒体的炒作下,对转基因的恐慌也已在中国出现,并造成了一定的恶劣影响,这不仅会影响到包括转基因水稻在内的转基因作物在中国的推广和产业化,而且也会影响到中国对转基因作物研究的支持和投入,难以在新的时代出现袁隆平式的人物。这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以大米为主食的人关注的。# t) `1 m, U! {1 v
" R0 K$ L& u5 P. M( |
(红网)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没人说这不是好诗。但是杜甫也写过大白话:林热鸟开口,水浑鱼掉头。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