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西溪且留下

其实说来惭愧,自从非诚勿扰上映后我才对西溪的印象逐渐深刻起来;曾经,只有在梦里、文字里与西溪会晤,从未涉足过西溪,我臆想中的西溪,无非亦如书里所说的“西溪探梅”、“芦花似雪”这样诱人的画面。一直想去西溪看一看,如同一个未了的心愿一般,想去它一次,去过了,便算是遂了一个愿想。

这一次终于善愿得以遂之了。一溪如带,曲曲环环,两岸杂树纷呈,茵茵绿绿争相入眼。华盖似的树荫深处,隐约间有屋瓦翼然,白墙红窗,缀于绿色之中,如同点染过一样。风过处,青柿味浓,色相超尘。舟行之处,茶林风细,芳草生馨,桑枝软柔,梅竹间错。舟子行走在纵横交错的水网里,溪回水转,每一眼都是诗,都是画,每一抬眼处,都是河渚邱壑,杂树缤纷,溪水粼粼,翠岫成行!

一提起杭州,没有人不想到西湖的。画舫笙歌,文人雅约,西湖最为称盛。虽一向来有“西湖、西泠、西溪”之说,但因了西湖与西泠紧偎杭城而成了圣游之地,时日一久,身处偏僻一些的西溪,倒像一个迟暮之美人,渐为人所遗忘了。

这是一个大错误!西溪之幽,最宜文人心隐。西溪该是文人隐逸之最佳处所。历代有许多文人雅士到过西溪,留下大量的翰墨诗文。就连康熙、乾隆也都到过西溪,作诗留念。宋帝原是想把西溪作为建都之所的,有“西溪且留下”之语存于今日。

人在西溪,犹如秋天的芦花,犹如芦苇中的白鹭,心无旁骛,优游自在。没有应酬之来,惟有诗句之往,西溪与人心同清,西溪与人情同淳。这块田园水乡,最宜怀旧思古,从古怀到今,愧意就会从心底溢出:我们已把西溪遗忘得太久太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