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求是园往事——1

            浙大往事 易兵jimnylee@263.net   从求是园里出来已经好几年了,成家、立业等人生的几大项目也大致有了 结果,于是每天的事情就变得简单化和程序化。不象大部分网络上的小同志们, 对这个世界还充满着期待和新奇。所以,现在我只能在晚饭时喝点啤酒时,还 能有时间回忆一些往事。靠回忆这些往事中那些新鲜的,有趣的画面来打发我 和我妻子无聊的时间。要不然就只有大眼瞪小眼了。   这些往事中,大部分有趣的事都是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求是园发生 的,大都只记得几个最有意思的片段,有些人有些事现在想来仍不禁莞尔。我 要在此声明的是,在下的回忆中难免出现错误。如果哪个仁兄不愿将当初的壮 举公之于网,那这一部分肯定是我记错了的。你就姑妄听之吧。呵呵。               老黑   浙大的留学生大部分都是第三世界兄弟国家来的,白人不多,大都是黑人, 当然我们在私下里叫他们的称呼不太雅训,在此略过。平时最多叫他们老黑。 别小看这些个黑人兄弟,在他们国内大多也是权贵子弟,跟我们一起喝过酒的 就有几个号称坦桑尼亚国防部长的公子或者苏丹王国哪个城市警察局长的外 甥。反正我是看不出他们有什么特别,都是一身黑皮肤,一口白牙齿,走路时 左右前后摇摆不定。无论长得多么惨不忍睹,身边也常挎有中国年青小姑娘一, 让人觉得真他妈的给咱国人丢份。   这些黑人有个习惯,当留学生宿舍还没有搬到校园外时,每当黄昏降临时 他们都要在三舍前面的水泥平台上聚成一堆,搞个破录音机放着叮铃当啷的音 乐,每人手里拎着一瓶啤酒,大呼小叫摇头摆尾,全然不顾周围路过的同学的 眼神。开始有点烦,后来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不过这种联欢会的特点是全是 黑人,不会有白人掺在里头,就是那帮中国傻波依小丫头这会儿也不敢往里掺 合了,不定他们在搞什么仪式,生剥了也说不定。   有次踢学校的足协杯,我们也组了个队参加。留学生照例是组队参加, 主力大都是黑人兄弟,据一些同学说他们柔韧性好体力也好,所以留学生队常 常是每届比赛的热门队。在八分之一决赛时,我们的队伍不幸遇到了他们。那 时邵体馆前面的体育场还没草坪,全是泥地,我们叫它前场,比新桥门那个全 是煤渣地的后场好得多,所以比赛一般在前场。如果比赛是在下午四五点,那 你就会看到全场围了一圈全是端着饭盆儿边吃边看的同学。比赛完了就留下一 地的骨头和鱼刺之类。踢球的大都不是那帮所谓装逼犯,所以很容易打架。比 赛时我们几个照例去镇场子。可是开赛不久就被灌了仨。守门员力波有点急, 在对方开角球时对后卫大叫道:“怕什么?!别怕呀!贴上去呀,贴紧呀!” 害得后卫同志们对他怒目而视:“你来贴贴看!你他妈的不知道老黑有味儿啊 ?!”全体观众哄堂大笑。由于不敢贴身紧逼,没辙,最后被狂灌七比一,大 败。

已经收录到 《浙江大学1897校友志》

浙大1897校友站 » 1897发展区 » 《浙江大学1897校友志》制作中
http://zjush.com/home/thread-13838-3-1.html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老黑的著名事迹是在宿舍中与日本MM做事,日本MM发出的声音惊动左右.

TOP

故事收录到 《当代留学生手记·浙江大学卷》
http://zjush.com/home/thread-13934-1-1.html
但易兵校友的邮件已经失效 不知哪位校友可以联系 jimnylee@163.net 也无效了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