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求是园往事——2

           比诺德、马尼斯和朱尼尔   我们班也有三个留学生。老比,老马和老朱。不是黑人,是棕色的。尼泊 尔人。可能第三世界国家的高干子弟出国留学也分三六九等,象刚果一位部长 的公子就说他们总统的太子是到美国留学去了,他爹跟总统又不够铁所以只好 到中国来了。话说咱班那几个尼泊尔兄弟倒是挺和气的,不象黑同志们那样生 猛,到底也是佛教国家,有文化底蕴。只是去找他们玩时他们寝室里那种典型 印度歌舞片里的音乐让人头晕脑胀,在我听来一盘带子全是一个味儿。   三个人里和我们经常一起玩的一个叫比诺德,是位教师的儿子,中等阶级 吧。睁着大眼睛,人和气、实在,说话时头带有民族习惯的左右晃。他们来求 是园前都先在北外进修了一年的汉语,所以一般的对话都很清楚,也踢球,很 少抽烟喝酒,所以小伙子挺招人喜欢的。可是有一次他犯了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使得自己成为全系的笑柄。可能是吃厌了留学生食堂的咖喱饭,一个人跑来一 舍边上的二食堂买菜。那时的二食堂还是通过一个小窗口卖菜的,跟探监似的, 比诺德通过窗口向里一望,有白斩鸡,不错,于是伸进盆子对卖菜的妇女同志 说,“细付(师傅),给我来一块鸡吧!”,众大笑。妇女同志本来倒没觉得什 么,被大家一笑,反应过来了,顿时脸红,板着脸用杭州话说,“急个外国佬儿 介流氓的。”比诺德无辜地望着大家,莫明其妙。白斩鸡是吃到了,只是以后我 们每次见他都会笑着问他,老比,今天有没有吃过鸡吧?   毕业时他回尼泊尔去了,不知道是不是也当教师,中国有很多援建尼泊尔 的项目,大约他可以当翻译,不会失业的。他给我的留言本上写道:“易兵,祝 你以后成为一个大老板,娶一个漂亮老婆,有很多很多钱。”您瞧,人多实在。   另一个尼泊尔人马尼斯是一神人。四年下来,加起来没听他讲过几句话。整天 背一包无声无息地进教室又出去。只是有一天在酒后跟他切磋过一下吉它技术, 说是切磋,其实我们也是想显摆一下。当我们还在玩命地扒黑豹和老崔的带子时, 他一出手就给我们弹了一首他自己写的曲子,一首全是分解和弦的略带忧伤的 民谣,比我们的好得不是一点点。原本在大部分人脑子里尼泊尔是个高原上的 贫瘠小国,不知道如何落后无知,可事实却让我们无地自容。自此事后,我对 许多事的看法都有了改变,时该提醒自己防止对事物的成见。   马尼斯可能是学习最差的一个留学生之一。他的故事是有一次考试,也不是象 数理方程什么的很难的那种,好象也就是材料力学之类的大众菜。马尼斯仍象 往常一样踏着点儿进考场,这时一般只有第一排最靠近老师的位子有空了,于 是坐下,东张西望一会儿,在卷子上写点什么。然后我们全体听见他大声对监 考老师说:“捞细(老师),窝捕回,遮摸板?”。监考老师是临时抓来的,并不 给我们上课,所以莫明其妙,说,“你不会?我哪知道怎么办呀。”全体笑。过 一会儿老师看他实在坐着发呆,就说,“得了,你也别等到半小时后了,我看你 出去也不可能透露什么题目,你就回去等着重修吧。”全体大笑。   第三位是位贵族子弟,朱尼尔,住在加德满都的,三个人中就数他牛。首 先是身体好,不象咱们进校门时豆芽菜,出校门时菜豆芽。人家长得壮实,可 能从小就有家庭教师侍侯着跑步练剑什么的,学习努力,专业课成绩比大部分 中国同学还好,足球踢得也好,礼貌周到,言行举止与黑人同志们真有云泥之 分。长这么大,我还真见着贵族了。   所以你别看现在京城上海滩那帮子大款饭票们吆五喝六牛气冲天的,那叫掩饰 不住的心虚。脚丫子上泥还没洗干净呢就满嘴的纳斯达克IT,出门乍一看大奔 小蜜前呼后拥,在家吃饭还不照样非得蹲在椅子上?没办法,培养一个贵族起 码要三代以上,咱国这些所谓天之骄子自己问一下自己有几个三代以上不是乡 下人进城?   行了行了,到这儿打住了,不能再写下去再写我要变成骂大街的了。   老外就写到这儿,休息一下写几个中国哥们。

已经收录到 《浙江大学1897校友志》

浙大1897校友站 » 1897发展区 » 《浙江大学1897校友志》制作中
http://zjush.com/home/thread-13838-3-1.html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