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胡人:我看浙大诗歌

在我1997年秋考入原杭州大学中文系时候,学校最后一个诗社刚刚消亡,每年都要评选的“十大校园诗人”成了历史概念。不过,诗歌的余热还在延续着,学校里还有不少优秀的校园诗人,如96级的王海宁、叶康乐等。学校里还剩下最后一个文学社——飞来峰文学社。
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1998年秋天,飞来峰文学社组织举办了一场“金秋诗会”。此前不久,于上世纪50年代分家的老浙大、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浙江医科大学,在40年后又重新合并,成立新浙大。四个学校的诗歌力量也得到了整合,金秋诗会之后,飞来峰文学社创办了《行走》诗刊,刊发了17位浙大校园诗人的作品,这也是新浙大成立以来第一本诗刊。大学毕业后,我们创建了野外诗社,在工作之余,我们坚持写作,探讨艺术,出版诗刊,举办诗歌活动,和全国各地的诗友建立了良好交流关系。不仅在诗歌创作上有了不小的进步,而且“野外诗群”已在省内外成为浙江新一代诗人的象征。
2000年的“五四”青年节,在团省委、校团委等单位的支持和指导下,由浙江大学学生文联主办的“首届在杭高校大学生自创诗会”在满陇桂雨公园举行。所朗诵的诗歌,都是大学生自己创作的作品。之后又举办了首届浙江省校园诗歌大奖赛,并出版了《浙江校园诗歌选》。钱江晚报、浙江青年报、杭州电视台等媒体都作了报道。浙江经济之声电台、杭州人民广播电台还推出了专题节目。浙大诗歌的影响力抵达一个新的高潮。
2000年夏,声音诗社自动解散。新浙大唯一的一个诗歌社团消失了,这让我难过了好一阵。我还记得在1998年春天,浙大声音诗社还举办了一场诗歌比赛活动。那是一个天空飘着丝絮般细雨的夜晚,该社邀请杭州诗人梁晓明、刘翔、潘维等在玉泉校区一幢教学楼的顶楼平台上,举行颁奖仪式和诗歌朗诵会。李春长、赵千帆、陈旭光、叶蕾、贺黎骅……这些浙大校园诗人的名字,如今回想起来,还那么温暖而亲切。
作为坚持诗歌写作13年的我,2001年毕业离开校园后仍然关注着浙大诗歌的状况。值得欣慰的是,每一年都会有个别优秀的校园诗人在为浙大诗歌的发展努力着:98级中文系的宋卫庆,他接任了我的浙大学生文联主席及飞来峰文学社社长职务后,在坚持诗歌创作的同时,继续编辑《行走》诗刊、举办诗歌活动;2000级的古荡,在中学时就主编诗歌刊物,是全国小有名气的校园诗人,在浙大读书时还出版了个人诗集;2001级的李牧童,也在大学时期出版了个人诗集,当时的浙大党委书记张浚生还为他的诗集题写了书名,在校园里掀起一股新的诗潮;还有其他一些诗人,散落在校园的各个角落,不为人知,但浙大诗歌如同地火,依然在运行。
从特定意义上理解,浙大诗歌不仅仅指校内的诗歌,它更是一个广泛的概念。前段时间,浙大校友、温州诗人高崎先生打电话给我,提议一起编辑《浙大诗选》。记得北京大学在1998年百年校庆前夕,推出了《北大诗选》,编入了近100位曾经就读于北大的诗人作品,“北大诗歌”这一概念得到了很好的诠释。是啊,“浙大诗歌”,也该好好梳理了。如果这本《浙大诗选》能顺利得以编辑出版,不仅是浙大诗歌发展史上一个有重要价值的事件,也将是献给2007年浙大110周年校庆的一份具有特殊意义的礼物。
在对浙大诗歌历史的挖掘中,我越来越感到浙大诗歌的与众不同。新浙大是四校合并而成,理工、人文、农学、医学……是一所学科门类齐全的综合性大学。这种特殊的背景使得浙大诗歌显得复杂多元化,而同时,由于地理环境的影响,又使浙大诗歌呈现一种趋近的气质来。
具体地来阐述,这种复杂性表现于浙大诗人的独立性与个人化。
从诗歌艺术风格来看,抒情、叙事、智性、口语,风格不一。譬如黄亚洲(现为浙江省作协主席),作为中年诗人,他的创作与大部分同年代诗人的传统性写作不同,却是十分后现代的口语诗歌;张德强的作品则折射出一种理性的思考,语言平稳而又不失美感;高崎的诗歌思维一直保持着年轻,作品充满力度……这些均在浙大求学过的前辈诗人,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坚持着诗歌创作,给我们这些后辈提供了身体力行的动力与鼓励。
从诗人的姿态来看,浙大诗人如同其他浙江诗人一样,隐忍、独立、平和……名气与成就往往并不是成正比的,所以,单从名气上来看,当代的浙江几乎没有在全国响当当的诗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浙江诗歌的黯淡。
离开母校之后,我和部分原浙大诗人组织了野外诗社。“野外”姿态或精神,是一种独立而严肃的静态写作,它不是主张诗人远离喧嚣的城市(这是无法回避的),而是希望诗人在喧嚣中保持内心的宁静和精神的自省,剔除与诗歌本身无关的因素,潜心修为,不事张扬。
实际上,这种“野外”品质,一直就是浙大诗歌的品质。诗人在“野外”,并不是意味着诗人间的疏远与轻视,恰恰相反,正是有了这样的品质,我们的交流才显得单纯而有效。而共同的学院背景,使得这种交流成为一种自觉的行为。我们这批身在校外的浙大诗人不仅相互之间有着密切的交流,而且跟校内的诗人和爱诗者发生着友好的联系。野外诗社的成员跟在浙大校内的诗人,也建立了良好的交流关系,而且每年都有在校的学弟学妹,加入到我们的交流中来。这种良性发展与互动,就像一条情感纽带,把校园内外的浙大诗歌、诗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我们从未失去信心,浙大诗歌依然在校园内外存续并发展着!

http://www.zdxb.zju.edu.cn/artic ... php?article_id=3777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