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雷闯徒步进京建言 呼吁乙肝药品纳入国家基药项目

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生、乙肝病毒携带者雷闯发起从上海出发、全程徒步到北京的“益行进北京”行动,呼吁当局将乙肝药品纳入国家基基本药物目录,促进乙肝药物降价。目前雷闯已抵达天津,将在9月16日将建议信递交在北京的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从上海出发徒步到北京,全程长达1552公里。被中国网友称为“乙肝斗士”的雷闯今年6月26日从上海出发,徒步超过70天,于上周六抵达天津。目前雷闯距离终点北京,只差最后的137公里。他的父亲也从老家重庆赶到天津,执意陪他一起走完此行的最后一程。

雷 闯星期一晚间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一路上经历了很多艰难困苦,但是,这些丰富的经历却是他一辈子的财富。雷闯说,从他开始“益行进北 京”行动以来,每到一个地方,都会遇到善良的好心人,很多人看到报道后,还自愿陪着雷闯一起走。到目前为止,参与的志愿者已经有40名。雷闯说,

“主要是有些网友可能看到我一个人在走比较孤独,就志愿者陪我走,就有一些来陪我走,有个志愿者陪我时间最长,是赔了我3天的时间,沿途还有网友送水支持我。”

雷闯自2007年开始参与反对乙肝歧视的维权行动。2009年,雷闯以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名义成功获得中国第一张从事食品行业的健康证;2010年,雷闯休学一年,和朋友以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身份“征人吃饭”,科普乙肝常识。

雷 闯向本台记者表示,在中国大陆,近年来由于大量乙肝维权人士的不懈努力,当局在消除乙肝歧视工作上,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雷闯强调,中国乙肝病患无 钱治病的情况仍然非常严重,因为乙肝抗病毒治疗具有用药人群广、药物价格高、用药时间长的特点。但遗憾的是,乙肝抗病毒药物没有被纳入中国的《国家基本药 物目录》,导致药价居高不下。雷闯表示,他这次徒步进京的目的,就是为了向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递交建议书,建议将乙肝药物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 录,促使乙肝药物降价。

“一些乙肝患者通过正规渠道使用正规药物的话,价格很高,一个月在一千块左右,并且,这种药物需要持续四年的服用,那这样一来,整个用药成本很高,对乙肝患者负担很大,可能会影响他们整个家庭的生活质量。”

中 国非盈利维权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常务理事、中国乙肝维权“肝胆相照”网站创始人之一陆军,对雷闯的“益行进北京”行动,表示赞许。陆军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 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有近1亿人长期携带乙肝病毒,其中需要用药的慢性乙型肝炎患者有2000多万,用药者往往需要持续数年用药,不能间断。而肝癌在中国 被称为癌症之王,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抗病毒药物非常贵,很多病患无法负担,以至于延误病情。中国很多肝炎特效药没有进入到医疗保障体系,陆军说,大 部分抗乙肝病毒药物专利权都属于国际药厂,在国际药厂的垄断之下,此类药物价格居高不下。他说,

“中国政府本来可以突破这个专业壁垒,允 许国内药厂强制防治的,这个叫做强制许可,这种举措在很多国家都被反复应用,来保护本国患者,使得这些特效药物挽救更多生命,但是中国政府这么多年来,从 来没有使用过强制许可规定。在公共卫生圈里有这样一种说法,就是中国政府和国际药厂之间,可能有某种默契或协定。”

陆军也强调,目前已经公开并执行的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2年版)》,并没有将用于乙型肝炎治疗的核苷(酸)类药物和干扰素纳入目录,这也是这次雷闯徒步进京,向有关当局呈交建议信的目的所在。陆军说,

“进入到基本药物目录,就会显著降低这些药物价格,而且能够非常有效地避开药物不合理的流通体制,造成的成本增加。”

雷 闯的“益行进北京”行动,得到了众多中国网友的支持。网友“孙过过”发帖说:闯哥不仅是一个呐喊者,还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行动者。网友“简简单单的傻瓜”发 帖说:“加油,你的一路我都在关注,很佩服你的勇气”。不过,也有网友对雷闯此行能否达到目的表示怀疑,网友“Jason”发帖说:可怜的雷闯,甘地的苦 行可感动英国殖民者,是因为他们还有底线,可你面对的是人类史上最最......以下是省略号。

雷闯则表示,他还是希望此次徒步行动能让当局听到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心声,将乙肝药品纳入国家基药项目,以降低药价,改善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处境。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唐琪薇采访报道
1999年离开西溪后,就不停的在干活……

返回列表